第九百八十四章灼若芙蕖出渌波[1/2]

穗回头,排全观众,异常,穗头转回

秒,头转回,视线落

似乎察觉,男灿烂笑,穗太礼貌,点点头,头转,若思。

底掀惊涛骇浪,力放屏幕比赛,思绪住飘排,回头

太确定,长很像财经杂志

方,实衣品显眼。

显眼,穗,视线落

“直勾勾干嘛?”敬亭挑眉。

回头眼,?”穗压低声音问。

敬亭满回头,扫圈,落,眼眯

“门口卖炒瓜混进明白,肯定,亲戚!”

“......”问题角度

“媳妇,嗑瓜?回买,让吃东西。”敬亭反应嘴馋

印象深刻?”

敬亭回头,视线回扫,

穿胡哨饼。”

点头摇头。

“什啊,气质,点像?”

敬亭嘴胡哨

穿件颇港风花衬衫,

花衬衫穿

敬亭痞帅,穿很油腻,果味儿,“骚住”,感觉很特别,放荡feel。

让锦楠边给敬亭邮衣服,其极具代感花衬衫。

敬亭打死穿,虽试图往花胡哨打扮,喜欢感觉,认符合勐男性格。

胡哨气质点像,敬亭炸毛

“哪像!明明比较帅!”

跟穗,俩穿皮夹克呢,头,超

“谁跟五官气质!气质!”

“别跟,长谁帅?”

问?”世界

敬亭嘴角忍住翘翘,媳妇句,比较客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