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风月 > 第486章月黑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乡野风月最新章节。

    风高月黑,月亮被乌云遮掩了一半,躲躲藏藏的,不敢露头。

    黄历上说,今天是个好日子,阳气很足的日子,但杨羽真没感觉出来。

    灵媒来了,还是上次那个,杨羽猜得没错,他姓毛。但是不是毛小芳的后人就不知道了。

    毛师傅,就是这里了,之前这里是乱葬岗。孤魂野鬼比较多。杨羽将灵媒带去了陈雪阿姨家里。陈雪早就带着两个女儿在门口迎候了,见师傅来了,急忙送了茶上去。

    灵媒接过茶,看了一眼,突然,洒了出去。这一洒没什么,却把众人吓了一跳,似乎刚才溅到了什么东西,白花花的闪了一下。

    陈雪就愣在那里了,不知道这茶还要不要继续递。

    灵媒把整个房子观察了一圈,才说道:你们要招谁的魂?

    这房子一直闹鬼,请过道士高僧也驱过鬼,但是呢,都只是止一时,最近吧,又出来一对母子,说是要找她丈夫,老缠着,我在想能不能把她招来问个虚实,把她心愿给还了,免得老来打扰我们,那这觉就没法睡了。杨羽把情况说了一遍。

    你怎么知道是对母子?灵媒反应很快,眼神犀利的瞄了杨羽一眼,问道。

    杨羽把嘴悄悄凑到了灵媒的耳边,轻声说道:那小女儿似乎有阴阳眼,能看见些东西。杨羽可不想说,自己也看到过。

    灵媒听了没有说话,而是绕着房子开始走。

    这鬼凶吗?赵海跟在后面悄悄的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你们把房子建这里的时候,难道没有好好的处理过尸骨,请过魂吗?灵媒问道。

    杨羽瞧了瞧陈雪,这个问题他是没法回答的,陈雪又瞧了瞧赵海,说道:我老公不在家,我嫁这时,就已经建了,听我丈夫说,这些处理都是村委负责的。

    赵海一见,众人的目光又偷看向了自己,急忙摇手道:这是很久前的事了,那是上上代村委的事,那代人差不多都死光了。

    杨羽一拍脑门,又要自己给他们擦屁股。

    灵媒的脸色变得不好看了,这时,他从牛皮包里找出两只眼珠子,把众人都吓了一跳,再仔细一看那眼珠子,这不是猫的眼珠子吗?都说猫眼能看见脏东西,所以猫主动上门,都是不吉利的事。

    那灵媒拿着猫眼珠子,赫然塞进自己的眼睛里,所有人都看呆了,压根没看清楚动作,就这么一塞就塞进去了,这怎么可能塞得进去呢?

    灵媒的眼睛装上了猫眼,又绕着房子走了一圈,最后拿下猫眼,说道:不行了,已是百鬼夜行。

    百鬼夜行?所有人都重复这四个字。

    这百鬼夜行又是什么意思呢?

    灵媒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陈雪一见,又把茶给递上了,这一次,毛师傅吹了吹茶,把茶喝了。

    毛师傅,这乱葬岗还能清一次不?杨羽大概能猜出点意思来,就算给那对母子还了愿也没用,这里是乱葬岗,那样的孤魂野鬼不知道有多少。哪能还得过来?所以,杨羽才有此一问。

    灵媒听了摇摇头,说道:来不及了。这乱葬岗本来就是阴家之地,动土时,也不请个魂,给他们安个家,如今,连他们的尸骨估计都没了,他们更加不会离去,而且,阳间之人还长年累月的生活在这里,每晚都被吸了阳气,使得这些鬼更加的活跃,如今,这老屋,已经是百鬼夜行了。我哪里请得动?毛师傅,那这百鬼夜行,有什么影响吗?陈雪阿姨问,她最关心的还是,这阴间的人会不会来阳间来搞事。

    哼!毛师傅冷哼一声,对这些无知之人嗤之以鼻啊,冷冷的说道:影响?现在这荒村都已经被这百鬼笼罩了,到凶恶之时,这群冤鬼冲破阴阳之界,到时,就会吸收全村的阳气,你们都会成为阴死人。还是赶紧逃吧?

    "阴死人?又是什么?"赵海听灵媒这么一说,吓得就发抖了。

    "阴死人就是你还活着,生命特征都在,但是因为没有足够阳气支撑你的魂魄,你就出现沉死的状态。"毛师傅解释道。

    杨羽听了,一想,那不就是植物人吗?

    确实经常看到电视里的鬼吸了阳气,那活人就沉死过去了,原来并没有死,只是没了正阳之气而已。

    正阳,肾精,阳精这些用词不仅在中国的传统宗教里有,在中医上也有这样的称呼。这算命之人,经常说黑眼圈,印堂发黑等,其实都是睡觉时被鬼被吸了阳气,在中医里都有补阳滋阴的说法,其实,就是补这个气。

    万物皆通用。

    毛师傅总会有办法的吧?杨羽问道,虽然被说的很恐怖,但这乱葬岗的事已经很久了,一直以来也都相安无事啊,怎么就突然百鬼夜行了呢?

    毛师傅手指算了一卦,说道:恐怕来不及了,明晚是阴盛之日,如果这月亮还被遮掩,恐怕就是全村的凶难之日,就算我们现在开始布局,时间也来不及,何况,也不知道行不行。

    不行也要一试啊,现在让撤村,也没人会走啊,大家的根都在这里。赵海急着说道。

    如果你们真要冒险的话,还有一个办法,不过灵媒摸了摸下巴,说道。

    不过什么?赵海最急了,问道。

    不过得牺牲一个人!毛师傅说道。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了,谁会自愿去死呢?还没有人有这觉悟吧。

    杨羽肯定也不想死啊,日子这么爽,女人这么多,这周末还是红杏村的摸奶节,怎么舍得死?

    赵海也沉默了,他也不想做替死鬼呢。

    就在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之时,突然,黑夜里传来了一个声音:你们都舍不得保护村子,那就我来吧。

    众人都看了过去,异常吃惊,此人竟然会是她!

    杨琳?杨羽大喊道。

    赵海的眼睛都看直了,要知道,杨琳可不是本村人啊,她完全没有必要挺身而出,她完全可以离开村子回家,她为什么要站出来寻思呢?

    杨羽几个跨步上前,拉起了杨琳,往一边而去,说起了悄悄话。

    你想干嘛?没听毛师傅说会死吗?杨羽急忙说道,他可不想杨琳送死啊,要牺牲也轮不到她。

    那你说,换谁来?你吗?杨琳笑着问道。

    杨羽被问的沉默了,自己又不是圣人,才不会做这种傻事,但是村里的女人他确实需要去保护,尤其是还有许多他心爱的女人,表姐,表妹,小姨,情人,还有自己的女学生们。

    知道你不敢,因为你还想泡妞呢,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我才愿意去牺牲。杨琳说道。

    什么事?杨羽问道。

    你先答应我。杨琳很暧昧的把手指放在了杨羽的嘴唇上,一脸诱惑的看着他。

    可是你没必要杨羽觉得肯定还有其他办法,就算真的要牺牲一个人,也不一定要是杨琳。

    我已经决定了。你记得答应我的事就可以了。杨琳说完就朝毛师傅走去。

    毛师傅见到杨琳,眉头邹了一下,只见杨琳说道:毛师傅,别来无恙啊。

    杨琳和毛师傅认识?杨羽的脑海里一下子有了这想法。

    那毛师傅见到杨琳时似乎非常惊讶,瞠目结舌来形容,最后才说了一句:原来是你!

    所有人都听不懂这段对话。

    杨村长,如果没意见的话,这事就先这么定了,我就吩咐安排了?灵媒对杨羽说道。

    杨羽想了一下,时间不等人,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要不要牺牲杨琳,也许还有挽回的机会,就说道:先安排事情吧。

    毛师傅点了点头,说道:第一步,以村口的东南西北为点,开始贴符,每五十米一张符,把全村围起来,然后以这老屋为中心,贴出一条路来,把全村的鬼都赶到这里来。第二步,将这房子有檀木的灰围起来,洒上狗血,留一个口子。第三步,明晚零点,是阴气最盛之时,所有人都留在这屋子的外面,除了她。后面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听了这番话,杨羽心里大致已经都了个概念,毛师傅要先将百鬼全赶进这乱葬岗,然后又以杨琳为饵,后面是收鬼还是灭鬼或是让他们去投胎就不清楚了。

    如果这中间出了问题,会如何?杨羽做事很细,万一出事的备用方案也要想清楚。

    那麻烦就大了,当他们知道这是个陷阱时,就会选择逃或躲起来,而逃和躲的最好办法就是选择鬼上身,到时万一出了错,这些百鬼就会纷纷选择阳人上身,那村子可就大乱了。毛师傅说道。

    全村的人都被鬼上身,那不是成了遭难?

    被鬼上身能自救吗?赵海问道,他想,要是我被鬼上了身,怎么办?

    几乎不能,因为你的身体已经不受你控制了,但是有些意志力坚强的人如果鬼控制不了你,他就会自己出来。毛师傅说道。

    还有其他办法驱鬼出来吗?杨羽问道。

    有,第一,借外力,也就是驱鬼。第二,借神力,也就是阳光。太阳一照,鬼就会自己出来。但是鬼也懂这个道理,就怕他会躲在阴暗的地方去躲避这一劫。毛师傅再次解释道。

    这么说来,不成功便成仁了!只能成功了。杨羽说道。

    毛师傅点了点头。

    杨羽急忙回村委,召集了大家,开了个会,让大家今晚就开始准备符,檀木灰,还有狗血,明早就上山开始贴符。

    等这些准备工作都忙好时,已经是零点了。杨羽还想去找杨琳,问清楚为什么这么做,要自己做的事又是什么?她跟毛师傅是怎么认识的?可到了宿舍门口,还是没敢敲门,大家都睡了。

    这时,杨羽刚想转身走,门突然开了,出来杨琳。

    这个从杨羽进村那天起,就扯上了点关系的女人,表现的很淡定自然,却又充满了神秘。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杨琳轻声说道。

    杨羽开口想问,但他也知道杨琳如果想说,肯定会告诉自己的,又欲言又止。

    这件事之后,我会告诉你真相,你也要答应我的事。杨琳似乎对本次的驱鬼一事一点都不担心。

    毛师傅都说了,必死无疑了,你怎么还这么自大呢?杨羽笑着说道。

    死早就注定了的。杨琳反而比谁都能看透。

    杨羽也只能点点头,牺牲一个人,保全全村人,真的是个明智的选择吗?不知道。

    晚上可以陪我吗?杨琳突然说道。

    杨羽愣了一下,跟杨琳的关系一直都是这样的莫名其妙,从误吃春药,到水鬼凶灵,又到杀后山老妖,跟杨琳都有着扯不清的关系,两个人之间的暧昧也是很奇怪,即是接受的又是反抗的,就是这么的矛盾统一的存在。

    杨羽很多时候都觉得杨琳不是杨琳,却又是杨琳。

    你很少这么主动提这种要求啊?杨羽笑着说道。

    因为这是我的最后一晚了。明晚还不一定活着。杨琳也笑着回道。她确实很少提这种要求,这点不像李若兰,兰姐跟杨羽偷腥后,每次要爱爱都是兰姐主动提出来,杨羽现在才知道,原来李若兰才是个大骚货,而李若蓉看起来很骚但本质却是个很正经的女孩子。

    人,都是不能看表面的,眼前的杨琳,杨羽也是看不透呢。

    杨羽听了,走了一步,主动把杨琳给抱了起来,往学校的阁楼走去。杨琳第一次又不骚又不反抗,像个淑女一样呈现在杨羽的面前、杨琳一层层的把自己给剥光了,然后跟杨羽缠在了一起。

    学校的阁楼里又传来了啊啊的叫声。

    怎么样?杨羽问道。两天赤裸裸的泥鳅在床上面对面抱在一起。

    好舒服,好久没做了。杨琳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找我做?杨羽问道。

    怕你觉得我骚。杨琳答。

    那你骚不?

    床上我才会骚。

    那我要看看你在床上到底有多骚。

    楼下的林志钰把耳朵给捂上了,心道:老师别叫了,难受死了。而张子汝咬着嘴唇,抚摸着自己。而一边的陈蕴美听了这声音,自言自语道:没想到杨琳老师跟杨羽都有一腿,这叫得比我还夸张。可是,陈蕴美被这声音闹得心慌慌的,也不由自主起来。

    荒村的夜,对于村妇和少女来说,是寂寞的,寂寞的夜如果没有男人,那就只能有手指了。

    次日。

    杨羽天微微亮,就起了床,往村委而去,等村干部和毛师傅陆续来,就分开,往村口的各个方向去贴符。村民们见了这姿势,早就打听道了消失,说是陈雪家的乱葬岗出了事,如今已是百鬼夜行,村民们听了都是纷纷去找符,把门和窗户都给贴了起来。

    这事一直忙到下午,整个荒村都沉浸在黄色的符文中。

    杨羽下了令,今晚禁夜,任何人不能随意出门。一些不怕死的,和村干部们在杨羽和毛师傅的带领下,都集中到了陈雪家的院子里,就等今晚的盛阴之时。每个人都是口干舌燥,背脊凉凉的。

    天渐渐黑了下来,月亮只出来了一半。风不大,但是乌云很密,尤其是有几块乌云,黑压压的,就怕零点时,月亮也躲进去,那就是凶多吉少了。

    山上和村里的符一直抖个不停,一些村妇躲在房间里,抱着孩子,吓得气都不敢出。学校里也是,宿舍的学生都不许出来,老师也必须带着她们。浴女村前所未有的安静,黑暗。

    这一直等啊,等,等到了十一点时,最不希望的事发生了。月亮真的躲进了乌云里。

    荒村唯一的那点光也没有了,整个浴女村就像是只乌鸦。

    村干部门已经等越心慌慌的,周围越来越阴森,这种阴森森毛骨悚然。这知道,如果有几百的鬼都慢慢往这边聚集过来,那阴气会压的人喘不过起来。原来这世上是真存在阴压的。

    只是平时太轻,感觉不出来而已,但现在百鬼夜行,那股毛骨悚然感都各村干部都吓坏了。

    我要回去。其中一村干部顶不住这阴森之气,抖着说道。

    杨羽转头瞪了那村干部一眼,只见他裤裆都湿了。

    现在回去更危险,你一个人在路上,阳气不足,会惹鬼上身,有毛师傅在这,你还怕什么?杨羽冷冷的说道。

    那村干部听了,挪了两步,躲在了毛师傅的后面。

    杨琳你准备好了吗?毛师傅看了看杨琳一眼。杨琳很镇定也很淡定,就朝老屋子里走去。杨羽抓住了她的手,说道:小心点。

    记得昨晚你答应过我的事。杨琳淡淡的说道,挣脱开了手,看了杨羽一眼,独自一人往乱葬岗走去。

    而昨晚,杨琳确实提了个要求,但是杨羽却搞不懂那是什么意思。看着杨琳的背影,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上来。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乡野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