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溺情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溺情最新章节。

    ☆ [·75txt· ]更新快无弹窗☆

    秦业皱眉:"要下这么久?""这不算久的,冬天更久,不过,这一场雪后,山里的路就会更难走了。"

    秦业道:"请问大师,有没有听过"雪山之吻"这个名字?"

    那僧人眼里闪过一抹异色,但很快又消失了。

    "如果我说没听过,秦先生肯定不信,确实,我听过,但这个东西,从来没有人见过,你们是来找它的?"

    "是的,我们正是为它而来。"

    "那秦先生恐怕要失望了,雪山之吻只是一个美好的传说而已,每年来这里寻找它的人也有好几波,但没听说谁找到过,恐怕你们要白跑一趟了。"

    秦业沉默了一下,道:"一定有,而且你知道在哪里。"

    那僧人轻笑道:"如果秦先生要这样认为,可能你就要失望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还没等秦业回答,他又道:"黑崖我会让人送过来,没有其它事的话。秦先生请回吧。"

    秦业看了他一眼,拉过许海心的手,走了出去。

    许海心低低的道:"你觉得他知道,对吗?"

    秦业道:"他肯定知道。"

    许海心道:"可是他不肯说。"

    秦业笑了:"这世界只要存在这种东西,就一定能找到,他这样正好打消了我的顾虑,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东西不存在,现在看来是一定有的,而且,一般人得不到,既然有,我就有办法找到。"

    他看了看窗外的大雪。道:"如果真的要下三天,我们就要在这里白白呆三天,实在太浪费时间,在这三天里,我们可以出去探探路。"

    许海心看了看外面,担心的道:"可是雪这么大,我们又不熟悉这里,也没有手机,走丢了怎么办?"

    秦业摸了摸她梳成麻花辫的头发,道:"宫飞和宫扬如果连这点事都做不了,也就不配呆在宫铭身边了,你不用担心。"

    说完。秦业便走了出去。

    一小会儿时间,他又回来了。

    外面的雪很大,他进来的时候身上沾了不少雪,带着一身的寒意。

    许海心替他拂去身上的积雪,道:"去哪里了?"

    秦业道:"和宫飞他们一起去后面的小路看了下,不行,现在那里的积雪已经到鞋底了,如果真的下三天,恐怕到时候根本就没办法进山。"

    许海心道:"那要等雪化了?"

    秦业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这里的这个气候,只怕十天半月雪也不会化,所以不能等。"

    他顿了一下,道:"我决定明天就进山,一会儿我们要出去,去找一位当地能进山的向导。"

    许海心担心的道:"可是,这么大的雪,谁会去?"

    秦业道:"会有办法的,我们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找齐东西。"

    他捧起了她的脸,轻声道:"你不去,你就在这里,江易林也在这里,你们在这里等我消息。"

    许海心坚定的道:"不,我要一起去。"

    秦业道:"听话,你就在这里等!"

    他的声音里透着绝对的霸道和不容质疑。

    许海心明白,她此时说什么他都不会同意的,无数个念头在脑海中一一闪过,他不让她去她就不去了吗?门都没有!

    秦业喝了一杯热茶,便又要出门。

    许海心拉住他:"又要去哪里?"

    "去找向导。"

    "我要一起去!"

    秦业犹豫了一下,道:"那好吧,就在这村子里找,不去外面。"

    走到外面时,许海心发现那个叫邓珠的僧人也和他们一起去。

    邓珠道:"这么大的雪,你们真的明天就要进山?"

    秦业道:"如果明天不进山,那路就封了,想要进山起码要半个月以上,我说的对吗?"

    邓珠道:"确实如此,这雪如果下上三天,肯定十天半月是没办法进山了,可是,如果你们现在进去,就算找到你们要找的东西,也一样没办法出来。"

    秦业道:"天无绝人之路,找到那个东西再说。"

    如果到时候真的没有办法出来,他们还有最后的绝招,就是藏在身上的定位追踪仪,那玩意虽然只能用一次,但定位功能却是不容质疑。

    "而且,这雪也未必就会下三天。"

    邓珠低声道:"这个天气,只怕没人愿意带你们进山,师父让我尽量帮你们找,我只能去试试。"

    秦业道:"那多谢小师父了。"

    他向阿六使了个眼色。

    阿六从随身带来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邓珠。

    邓珠刚要拒绝,秦业便道:"不是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只是在这里生活比较清苦,小师父有了这些,可以稍微替家人改善生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邓珠犹豫了一下,打开了盒子,眼睛亮了起来。

    里面竟然是一包金叶子,明晃晃的颜色看起来极为漂亮。

    阿六笑道:"据我们了解,这边的僧人是可以结婚生子的,还可以照顾家人,这一点小意思,还请小师父收下。"

    邓珠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盒子放进了荷包里。

    "你们想要找什么样的向异?"

    秦业道:"自然是找这里最有经验的,最好的。"

    邓珠道:"像这种天气进山,费用是平时的几倍。"

    "钱不是问题,只要他能带我们平安的进去。"

    "那就找那个怪人吧,他最有经验,他一年至少要带三四个团队进山,但是他的价格,是普通向导的三倍,加上这种天气,你们至少要准备十万块钱。"

    秦业道:"没问题,现在就去找他吧。"

    "那跟我来吧。"

    雪很大,路又极为难走,不大的一个小村落,几个人硬是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

    掀开盖着厚厚棚布的木屋,里面黑洞洞的一点灯光也没有。

    邓珠用当地语大声说了好一会儿话,里面才慢慢的钻出一个人。

    许海心一看那人,差点笑出声来。

    只见他穿了一件不知道从哪里搞到的绿色大衣,全身都脏兮兮的,脸上还全是黑炭,就像是刚从灰里刨出来的一样。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顶暗红色的毛线帽子。和绿色的大衣形成强烈的对比,看上去有些滑稽。

    和邓珠交流了一通之后,他狠狠的瞪了他们几个一眼,用不太标准的汉语道:"你们想要找死吗,这个时候进山?"

    秦业朝阿六使了一个眼色。

    阿六会意,道:"我们会给比较高的价格。"

    那人粗鲁的道:"不去,给再多钱也不去!"

    阿六道:"十万!"

    那人道:"一百万也不去,没得商量,快走,我要睡觉了,天气这么冷,别来打扰我。"

    阿六道:"如果我们一定要你带我们去呢?"

    那人怒道:"一群外地人,敢在我这里耍横?要不是看在邓珠份上,我早就赶你们走了,神经病!每个人都想找什么雪山之吻,吻个屁啊,那玩意早就绝种了,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这个时候进山,想死自己去,我的命是很金贵的,快滚!"

    说着,那人就去推阿六。

    他力气不小,阿六被推得往后退了一步,大衣里的东西也掉到了地上。

    雪地里,那乌黑的东西显得很是醒目。

    是一把匕首,造型非常奇特,刀身像蛇一样呈弯曲状,把柄却是一只骷髅的造型。

    那人看了一眼,突然抢在阿六之前捡起那把匕首,兴奋的道:"幽冥蛇!"

    阿六和秦业对视了一眼,露出极淡的笑意。

    有戏!

    阿六对那人道:"我的,请还给我!"

    那人拿着匕首兴奋的道:"你这个哪里买的?卖给我吧。"

    阿六道:"这个国内没有,就算有,普通人也买不到。不过嘛这是我的宝贝,不卖。"

    那人艰难的吞了吞口水,道:"卖给我,我就差它了,你随便开个价,老子有钱!"

    阿六道:"我也不差钱。"

    那人叹了口气,道:"好吧,有时候钱还真是不好使!"

    他依依不舍的将匕首还给了阿六,道:"你们想要用这个让我带你们进山,门都没有,虽然这个好,但是还是没有我的命值钱,不卖就算了,快走!"

    还没等他说完,突然,宫扬手一挥,一把小巧的匕首出现在了他的掌心。

    那是一把通体乌黑的匕首,不到二十厘米,呈圆椎型,小小的刀身竟然有很多个刀锋,一看就寒意森然。

    这把匕首的手柄也是乌黑的,只在顶端上镶嵌着一颗黑色的宝石。

    宫扬冷声道:"那这个呢,值得你冒险吗?"

    那人只看了一眼,便失声叫道:"鬼。鬼王!"

    他扑上去就要抢匕首,宫扬一闪身,他便扑了个空。

    看到宫扬收起了匕首,他急道:"给我看看!"

    宫扬道:"它是我的,为什么我要给你看?"

    那个急得直呼气:"就看一眼,就一眼!"

    宫扬道:"不给看!"

    那人很着急,却无可奈何,怒道:"你们真的非常可恶,是商量好了知道我要这个东西吗?你们越是这样,我越是不想去!"

    宫扬挑了挑眉,拿过阿六的匕首,道:"这两把匕首,加在一起,你带我们进山,出来之后,它们就是你的了!"

    那人犹豫了一下,看着宫扬道:"你是谁?这匕首全世界就一把,在那个人手里,你难道就是那个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宫扬冷笑:"他还不配拥有这把匕首,所以,我除掉他,匕首就是我的了,你应该感谢我,如果我不来这里,你这辈子也没有机会见到鬼王。"

    那人大惊失色:"你是谁,你除掉了他?"

    宫扬道:"这有什么难的吗?你要不要去,不去我们就走了,这里不只你一个向导,你不去我们自然就要找别人,虽然别人不一定有你厉害,但我们也不是弱鸡,只要有大体位置,我们还会有其它办法。"

    那人死死的盯着匕首,咽了咽口水,道:"你们找不到其它人的,这个时间进山是最危险的,这个时候气温不高不低,前些天积雪已经开始融化,上层今天加了新雪,这样底子就不稳,如果雪太厚很容易雪崩,除了我,没人敢进去。"

    宫扬道:"你真是会抬高自己,我们只要给高价,钱多了自然有人愿意,不过那时候,你还有得到这两把匕首的机会吗?给你十分钟考虑,十分钟后,我们就要去找别人了。"

    那人一把扯掉自己的帽子,露出毛毡一样的头发,道:"我考虑一下!"

    说完,他便又钻进了屋里。

    秦业向宫扬投去了赞许的目光。

    宫扬低声道:"这把匕首价格不菲,秦总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秦业道:"这种东西我能给你弄来不少,你少来骗我,什么世界第一都是假的,真正的好东西你会拿出来吗?那全在宫家的兵器架上!回去了我会给你补上更好的。"

    宫扬不由得笑了:"果然还是秦总见过好东西,虽然这东西不算最好的,但在普通人眼里,也是一辈子都见不了一次的好东西了,所以,我倒是很期待秦总说的好东西是什么,先说好,我和我哥是双胞胎,我有,他也得有。"

    秦业瞪了他一眼,道:"少和我谈条件,到时候让宫铭来找我,不就是一把匕首吗?"

    这时,那人从屋子里钻了出来,咬牙切齿的道:"去!不过,我要两把匕首再加十万,进山太难了,我还得准备东西。"

    宫扬道:"没问题!"

    那人道:"什么时候出发?"

    宫扬道:"明天早上!"

    那人想了一下,咬牙道:"明天就明天,这雪下得这么大,明天不走,只怕后天也进不去了,你们多准备点吃食,这万一进去了一时半会儿出不来,我倒是有办法饿不死,你们这细皮嫩肉的,别一饿就倒下了,到时候我可不负责,我只带路!"

    他看了阿六一眼,道:"你是负责人吧?我叫贡布,你们叫我阿布就行了,明天早上,在寺庙后面等你们!"

    他指着宫飞宫扬身上的羽绒服,道:"别穿这样的衣服,换上我们当地的衣服,这样的话,如果要死了遇到当地人,人家才会救你,不然的话,哼!"

    阿六点点头,道:"没问题,明天早上我们等你!"

    说着,他们便要离开。

    贡布追了上来,对着宫扬道:"能不能留下一把匕首做为订金?"

    宫扬斜了他一眼,道:"当然不可能!"

    那人急得直跺脚,但又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

    一夜大雪,几乎没有停过一刻。

    天还没亮,秦业他们便开始准备进山要用的东西了,每个人都收拾了满满一大登山包。

    那个叫贡布的人还算守时,天亮没多久便等在那里了。

    出发前,秦业对许海心道:"你就在这里乖乖的等我回来,不要乱跑,知道吗?"

    许海心瞥了一眼后山的小路,道:"如果实在找不到,就早点回来,我们再想其它办法。"

    秦业道:"不可能,一定能找到,就算把这雪山翻遍,也要找出来。"

    许海心将脖子上的羊绒围巾取下来,替他绑好,然后紧紧的抱住他:"路上要小心,一切以安全为首要!"

    秦业也紧紧的抱住她,最后,在她额前深深的吻了一下。转身便走了。

    几个人的身影越来越远,没过多久,便消失在了大雪之中,只剩下一串脚印。

    江易林出现在了许海心身后,道:"姐,我也准备好了。"

    许海心道:"把我的东西也拿过来,出发!"

    江易林飞速的将另外一个背也拿了出来,挂在了自己的胸口:"我来背!不重!"

    许海心瞪了他一眼,道:"什么叫不重?拿过来,我自己背!"

    江易林道:"真的不重,我来!"

    许海心抢过那包便背上了,然后扔给他一根绳子。道:"绑在手上,这样万一有人滑倒了,还能拉一下。"

    江易林笑了:"还是我姐聪明。"

    许海心道:"快走吧,我怕一会儿跟丢了。"

    说完,两人匆匆的走了出去,也渐渐的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许海心和江易林刚走,邓珠便和那位住持僧人出现在了他们出发的地方。

    邓珠低声道:"师父,真的要帮他们?"

    住持僧人道:"不得不帮,一是因为周先生的缘故,二来,是因为那个小姑娘,她和我佛有缘。"

    邓珠道:"她一脸病容。想来离死也不远了,会有什么缘分?"

    住持道:"她手上带着一串佛珠,全是高僧的舍利串成,那佛珠我曾见过,当时是在一位传奇的中原高僧手里,虽然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她手里,但那舍利之中,有我们祖师的舍利。本来见了那个,我们应该下跪迎接,用最高的礼仪迎接,甚至,她可以用那个舍利命令这里的所有人,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没有那样做,也许是为了给我们一个台阶,也或许她并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但做人要懂进退和给人留余地,这也算是一种修行。"

    邓珠吃惊的道:"她身上竟然有那样的东西?"

    住持点头道:"是的,但她并没有拿出来为难我们,所以,尽管当年我们发下毒誓,绝不泄漏雪山之吻的行踪,可是我们可以引导他们过去,只要我们没亲口说,就不能说明是我们泄漏的。"

    邓珠道:"可是雪山之吻的确在很多年前就没有了,最后一朵,也被那家人摘走了。"

    住持道:"所以,就引导他们找到那家人,至于后面他们能不能得到雪山之吻,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邓珠道:"他们还买下了黑崖,用惊人的价格买下的,想来他们也不是普通人。"

    他拿出阿六给他的金叶子,递给了住持:"这是他们给我的,师父,这给你,用来给村庄修路吧。"

    住持道:"有了卖黑崖的钱。我们修路的计划又要提前完成了。"

    他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空,道:"让雪鹰出发吧,晚了他们就走不到今天能休息的地方。"

    邓珠恭敬的道:"是,师父!"

    许海心和江易林小心翼翼的顺着秦业他们留下的痕迹往前走。

    他们怕被秦业提前发现,都穿上了白色的登山服,还将头发也用白色围巾包了起来。

    大雪茫茫,秦业一行人只顾赶路,又哪里知道后面还有两个人不远不近的跟着。

    不知不觉,就走了几个小时。

    江易林拿望远镜看了看前面,道:"停下来吧,姐夫他们在休息了。"

    许海心一听,一屁股就坐在了雪地里。笑道:"早知道就该多锻炼锻炼,不然也不至于这么累,还好陈叔的那个药管用,我吃了几天后,现在一点也不缺氧了,好厉害啊!"

    江易林小心的拿出保暖水瓶,倒了一盖子热水给许海心:"喝点热水。"

    但他自己,却只抓了一把雪塞进嘴里。

    许海心将热水喝了一半,递给江易林:"不要吃雪了,现在还有热水就享受一下吧,反正热水早晚会冷掉的,到时候只能吃雪了再说。"

    江易林看了看瓶盖,慢慢的喝了一口水,但最终,他的唇慢慢的贴在了她喝过水的地方。

    许海心拿着望远镜正观察秦业等人的动向,又哪里看到得江易林在做什么。

    两人吃了点饼干,还没好好休息,江易林就看到秦业一行人又出发了。

    他们也只好站起来跟着赶路。

    就这样,八个人,分成了前后两只队伍,在雪山上慢慢的前行。

    天快黑的时候,贡布停了下来。

    他看了看天空盘旋的雪鹰,道:"奇怪了,这几天雪鹰是不可能出来的,算了,不能走了,再往前走就没有能角落的地方了,这附近有个山洞,我们进去在那里休息一晚上吧。"

    秦业道:"那就休息吧,大家吃点热东西。"

    很快的,贡布就带着他们找到了那个山洞。

    山洞入口很窄小,只能供一人通过,但里面却比较宽敞,就算住二三十人,也没问题。

    阿六和宫飞拿出了酒精灯和小锅,在外面取了些雪打算烧水。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有人小声说话的声音。

    声音极小,但几个人却听了个明白。

    "他们去哪里了?怎么突然不见了?脚印在这里就没有了!"

    "是啊,怎么办,难道走丢了?"

    "要不然先找个地方休息吧,实在不行,我们只好原路返回??"

    几个人一听到这个声音,不禁面面相觑。

    突然,秦业站了起来,飞速的出了山洞。

    ☆ [·75txt·] 更新快无弹窗☆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溺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