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厌尔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厌尔最新章节。

    ☆ [·75txt· ]更新快无弹窗☆

    从姜喜那边下手,显然不行,她不管结局怎么样,要让股份去到陌生人手上,她就怎么样都不会同意。

    如果姜之寒不同意,股东大会上少数服从多数通过不了,他就算有心变现,那也没办法。

    向径微微沉思,对赵文凯道:"去把最近能用的资金都用起来。"

    赵文凯一顿,了然,不再耽误。

    与此同时,夏行终于联系了姜喜:"送你一份大礼。"

    姜喜表情变了变。

    夏行笑得没什么真感情,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我说过,这个圈子里没什么真感情。"

    姜喜沉默了好一会儿,紧紧的握着手机,说:"靠你了。"

    夏行没心没肺的笑,胸腔颤动。

    ??

    向昀从向父那里离开以后,就直直朝向家开去。

    向母早就已经恢复平静,正端庄的坐在沙发上,见到向昀,也不过是凉凉一笑。

    向昀见她满身伤疤,瞳孔紧缩,心疼溢于言表,他走上前,"他打的?"

    向母喃喃说:"阿昀,我要怎么办,你父亲,大概是真的不想要我了。"

    "他敢!"

    "他有什么不敢的?当初他都敢带那一对母子回来,他有什么不敢的?"

    向昀抿唇,是了,那个女人回来了,所以安分了这么多年的向父,终于又开始蠢蠢欲动。

    他柔声哄道:"妈,不会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到你。"

    谁要是敢来挡路,他就一一铲除。

    向昀离开的时候,没有看见身后的向母。神情冷漠,哪里有半分可怜。

    他离开之后,回了别墅。

    赵段刚刚摁灭了手上的烟头。

    向昀轻挑的挑起她的下巴,嘴角含笑:"段段,你最近联系的人,都是谁?"

    赵段不动声色的往后撤:"朋友。"

    他从身后搂住她,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她皱眉,不拒绝。

    向昀带着她上车了以后,格外警惕。两个人无声,却有情绪汹涌澎湃的在两个人之间流转。

    最后车子停在了一处偏远的荒野,向昀带着她走了进去。里面没有什么人,一直走到尽头,他推开了一扇门。

    赵段指尖微颤,勉强冷静。

    面前的苏蓉,气色还算好。

    向昀问:"你认不认识她?"

    赵段摇头,平淡极了:"不认识。"

    向昀上前不知道给她注.射了什么,她轻轻的颤抖,呜咽出声。大概是痛苦非常。

    赵段偏过头。

    "一点镇定剂。"向昀说,"你要是看不下去,可以先出去等着。"

    赵段点点头,她走出去,拼命走拼命走,走出好远,拨通手机号码:"向径,你快过来,在??"

    "跟谁打电话呢?"向昀却在这个时候贴上来,亲亲密密的吻她耳垂。

    赵段动弹不得,微愣几秒以后,在手机上拨动了什么。

    "段段,你在联系谁?"

    赵段告诉自己要冷静,说:"朋友。"

    向昀手往下,抢过了她手上的手机,丢在了地上。

    "你不会背叛我的,我相信你。"他牵着她往回走,回到了那个关着人的房间。他关上门。带上了手套,"原本我没想这么做,只是有的人存在,伤害了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他微微笑,指着苏蓉:"你以为这只是一个老尼姑?这个女人,毁了我妈的一生,让我从小没有父爱。这个女人,到现在还想让我妈成为一个弃妇!我本来,不想伤害她的,可是我容忍不了。"

    赵段心提到了嗓子眼。

    "你放心,我不会要你动手,只是段段,你会不会揭发我?"

    他似乎没打算等答案,往苏蓉走去。那个女人,不知道是不是入了佛门,并没有任何慌乱的表情。

    仿佛是真的,生死有命了。

    向昀一步一步走过去,赵段手心出满汗,握了握,黏糊糊的,但她的心情好像更理不清。

    她还记得,向昀学的化学专业,对化学反应应该很敏感吧?

    他手上的药剂又是什么?

    赵段口干舌燥,看着他握住了向母的手,闭了闭眼睛,忍不了了,快步走上去撞开了向昀的手!后者突然受力,后退了两步。

    他冷眼看着她。

    赵段说:"你这个疯子!"

    他却说:"连你也要背叛我么?你跟向径,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原来他一直知道她跟向径有联系。

    赵段终于忍不住掉眼泪:"背叛?向昀,你竟然还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提这两个字?你还妄想什么?我爱你吗?你找那么多人对我做出那些事情,你以为我还能对你念念不忘?姓向的,别做梦了!"

    向昀脸色不好看:"我找人对你做过什么了?"

    赵段盯着他笑:"向先生贵人多忘事,的确忘记了曾经找过好些个男人找我一夜风.流吧?我不介意提醒你,就在你向昀的酒吧里,还记不记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向昀如同当头一棒,他只看见一个男人从她房间里出来,以为她是自愿。

    他说:"我没有。"

    "那些人手上都有你给的佣金,向昀,那个转钱的号,我记得清楚,你搪塞不了我。"

    赵段伸手偷偷解开了苏蓉的绳索。

    她忍住心中对陈年旧事的恶心,趁着向昀出神,对苏蓉喝道:"跑!"

    可是她被注射了镇定剂,能跑多远?何况还是个瞎子,勉强找到门,依旧摸爬打滚。

    向昀抬脚欲追,被赵段死死拉住裤脚,她在心里笑,他不好过,她应该就是最好过的。

    他就这么站着,没有再走了,过了一会儿,蹲下来,"我会去查,但是苏蓉,走不了的。"

    赵段抬头看着他,笃定的说:"未必。"

    未必的,未必。

    谁也不是神,谁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下一刻,车子轰隆声响起。

    向昀脸色微变。

    赵段得意的笑了,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在手机里面,开了定位。"

    楼下的人往上走,笛鸣声让向昀辨认出,里面还有警察。

    他一顿,想要抱起她,赵段却怎么都不肯。

    他冷声说:"跟我走。"

    "不。"

    赵段飞快的拿起他刚刚打算给向母的药剂,"要我走可以,我先喝了。"

    向昀眼底阴沉,没有再逼她,绕了后路飞快离开。

    赵段正要站起来,脑子却一痛,再接着,血涌下来,她踉跄两步,一股蛮力拽着她往门外走,再接着,她被人一推。腾空,落水。

    她迷迷糊糊的想,这片郊区,没有监控。

    ??

    向径看到那个狼狈的跌落在楼梯上的女人,脑子里一片空白。

    随即他飞快的跑过去把人抱起来。

    苏蓉挣了挣,大概还以为是坏人,向径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控制住她,说:"慧如法师,是我。"

    一个去她庙里两次,见过她两次的香客。

    苏蓉却在此刻颤抖出声:"阿径,我的阿径啊,妈妈对不起你,还是拽了你后腿,给你添乱。"

    她以为,不相认就不会带来伤害,想不到,事与愿违。

    向径双眼血红,紧紧拥住怀里人。

    他压抑了这么多年,想要的,不过就是她的平安,哪里怕她拖后腿?

    向径最害怕的,是他足够强大,他想保护的人,却不再身边了。

    他说:"妈,我不怕。"

    他说:"妈,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这场团聚,他期待了将近十年。

    苏蓉动容,怜爱的摸了摸他的侧脸,向径乖顺的任由她的动作。最后听她说:"快,里面还有一个帮了我的女人。"

    一堆人蜂蛹去寻找,一无所获。

    向径自己在屋子里转了转,只看到赵段的手机,最后他走到房间,盯着平静的湖面,心想,向昀放不下赵段,应该是被带走了。

    可他还是吩咐人:"周围再搜一搜。"

    ??

    向径带着苏蓉去了医院,所有的设备,自然都是顶配。

    他联系姜喜,想叫她过来看一眼,后者委婉拒绝。

    向径皱了皱眉,却迎来赵文凯,后者说:"办妥了。"

    就等着向径签字。

    一份文件,白纸黑字,公司的章已经盖好。

    向径没有立刻下手。

    赵文凯淡淡说:"如果不快刀斩乱麻,反而容易出意外。你知道的,扫清向昀,总是有办法。"

    向径神色如常,提笔签字。简简单单的动作,他做起来潇潇洒洒。

    "联系他。"他又丢下这么一句。

    至于是谁,赵文凯清楚,知道是向父。

    向父彼时刚刚接完向昀电话,打算去履行后半份协议,对于他的打扰并不是很高兴:"有事?"

    这可真是一个好父亲。

    向径嘴角一侧轻微挑起,平淡疏离:"人在我这儿。"

    ??

    向父赶到医院,大抵因为匆忙,身上一股风尘仆仆的气息。

    "人在哪?"他满脸焦急。

    向径上下打量他一眼,并不在意自己接下来的话会叫他失望:"你应该清楚,她不想见你。"

    向父浑身僵硬,眼中失望情绪尽显。

    最后他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不太满意:"找的是最好的医生么?还有病房情况不怎么样。要不然我来找人?"

    向径薄凉的扫了他一眼。

    向父讪讪的说:"我有空再来看她。"

    向径了然,他手上的股份肯定不会再给向昀,但也不会给他,怕是要被他用来威胁自己。

    他点了根烟,目送他离开。

    再接下来,甚嚣尘上的,大概就是恒央股份被稀释的事。姜之寒的百分之五十,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了,向径一手独大。

    可他又干出了件叫人跌破眼镜的事,转手又把恒央的股份给卖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这明摆着是不要恒央了,公司成了他的弃子。

    姜之寒联系姜喜说:"我们得另作打算了,向径用这一招,说明他弃掉了恒央,打算做大向氏科技。"他叹口气,说,"你得明白,对向径而言,向家再差,也是他家。姜家再好,也终究是外人。"

    姜喜舔了舔嘴角,干巴巴的说:"我知道了。"

    她联系了夏行。

    向径也算是处理完了一个段落,赵文凯劝他休息两天,却看见他在买机票。

    到这会儿,或许没有见面的必要,以后会有合适的时间的。

    但向径还是决定去一趟。

    ??

    赵段几度尝到了窒息感。

    她没晕,却没有力气,只有勉强探出脑袋吸两口空气,边又沉入水中。

    肺部终于逐渐开始火辣辣的,她想,她或许是要死了。

    可她听见旁边水声哗哗,有一个人拽着她,往岸边走去。

    她感觉到他在给自己做心脏复苏,再然后,他低下头来给她做人工呼吸。

    亲吻得这么小心翼翼的人,她本来应该陌生,为什么会这么熟悉?

    赵段没想明白,就昏了过去。

    再等她醒来,却看见一个光着的背影,正在打电话,那个女声她熟悉,是姜喜。

    赵段猛然惊醒,动作很大。那个男人回了头。

    不,不是男人,还算是少年。

    他吊着眼梢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咧嘴一笑:"姐姐,你醒啦?我想着你可能死了,本来不打算管你,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决定下水去看一看,没死就好,不枉费我浪费力气,我几年都没有为不相干的人做过什么了。"

    赵段翻身起来,后脑勺隐隐作痛:"你到底是谁?"

    他笑,迷倒众生:"夏行啊。"

    "你的真名。"

    他偏着头,真真假假的说:"我就叫夏行。"

    赵段抿唇不语,盯着他看。

    他披了件衬衫,点烟,双腿架在柜子上,几分漫不经心:"本来我是想看一出好戏的。向昀母亲害了你,你说他们母子关系会如何?不过,我觉得这出好戏突然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他似笑非笑,眼底不容拒绝:"我想睡你。"

    他走过来,俯身下来,赵段才知道他力气这样大,他拿眼神勾她:"我救你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总不能一点好处都不得。"

    赵段拒绝不了他。

    夏行才真正是个魔鬼。

    他戏谑说:"那个老男人都快要三十了,你能满足吗?"

    可是他遮住了所有原来老男人留下来的痕迹。

    赵段在事后问:"你究竟想做什么?"

    他无辜耸肩,又替她检查脑袋上的伤口,随意的说:"我只是无聊,想看看戏。"

    夏行想了想,又说:"向昀还爱你。"

    赵段不语。

    "你爱他吗?"

    他第二次问了。

    赵段说:"爱的,没有爱,就没有恨。"

    夏行表情未变,洋洋洒洒的笑着,他说:"真好,我就喜欢看,所有的真爱都不能在一起的戏码。"

    赵段没想到向母竟然会来这么一招。她以为的过去。仿佛缠了一层雾,她又看不清了。只有那些面目可憎的人,做着让她跌落谷底的动作,在回忆里不停的激荡着。

    赵段喃喃说:"你是在别人的痛苦上取乐。"

    他笑,下巴靠在她身上轻轻蹭她:"没办法,我真的太无聊了,只好发掘让我觉得刺激的事。顺便还能让你知道过去,是不是很好?"

    ??

    向昀在脱身后,终于打算联系赵段,而后想起,她的手机丢了。

    他不得已皱眉,又想起赵段那会儿脸上的表情,还有她的话,让他的心一阵一阵的疼,仔细一想,还是恍惚,他恨她的背叛恨了那么多年,可她竟然不是自愿?

    向昀忍不住怀疑她,或者这是她用来让他分神的计策?

    不管怎么样,他总要搞清楚,很多年以前,他确实找过一群人,但那是他找来,保护赵段不让她跟赵蓄起矛盾的。

    向昀暗自想着,或许赵段是故意贬低了这群人,给苏蓉争取逃走时间?

    他不再拖延,当年的那批人,开始寻找当年那批人,不太好找,难得找到一个,大家叫他阿三。

    阿三说:"向总,我也是为了讨债,偷偷回来的。您不要追究我的责任啊,躲过这一阵,我就麻利的滚蛋。"

    向昀一阵心悸:"走?"

    "当年您叫我们不要再出现在这里,您忘了?"阿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那张脸油腻且脏,让向昀几乎要看不下去。

    他微微偏过头,淡道:"我不记得自己当初有叫你走。"

    向昀想到什么,心尖一颤:"当年你们做了什么?"

    阿三认真答道:"当年我们完全就是按照您的吩咐来办事的。"

    他松口气,悬着的心沉下去,看来果然是赵段为了让他分心编出了这么个借口,他有些讽刺的笑了笑,是不是他的心意太不值钱了,所以她什么都说的出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向昀有气无力的摆摆手:"你先下去吧。"

    阿三说是,犹豫了片刻,说:"能不能再给我一笔钱,还一还债?当年替您做出那事,我们也差一点倒霉。"

    向昀疑惑的皱眉:"什么事?"

    "就是和赵小姐那是,谁知道这女人心眼倒是不小,竟然顺手拔了钮扣,要不是向太太将所有的事情都拦了下来,我怕是还在吃牢饭呢。"阿三有些抱怨的说。

    向昀脸色猛地一变,胸口仿佛被一刀子捅了进去。他说:"你们??"

    "您叫我们好好服侍赵小姐,起先我们还不明白意思,好在酒吧里经过向夫人指点,我们才理解过来,原来是要我们做那.事。不过赵小姐身子弱,差一点就搞出大事了。"

    阿三试着回忆过去,向夫人站在他们面前似笑非笑:"服侍的意思,你们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你以为只是简单的保护?"

    众人了然,走进房间,跃跃欲试。

    赵段脸色苍白,笑着说:"你们放过我吧,我给你们钱。"

    他们说不行:"没法跟向总交代啊,他要我们一定得服侍好你。"

    然后是笑,不怀好意的笑。

    阿三说:"向先生,赵小姐的事,我们处理的很好。"

    向昀仿佛身临其境,想起他急匆匆赶到时,满屋子的味道,她很随意的站起来,说:"很满意是不是?"

    他给了她一巴掌,骂她辱她,"从我面前滚。"

    赵段颤抖的穿着衣服,她说:"我滚。"

    向昀受不了背叛,她喜欢男人,所以他给了她一份会让她"满意"的工作。也亲眼看见她跟各种男人出入各种场合。她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看上去相当满意的模样。

    于是他想,果然私生子都一个德行,父母勾.搭人的本事,所以他越来越讨厌那些名不正言不顺的人。

    可谁知,赵段才是那个真正绝望的人。他非但没有拉她一把,反而将她推入更深的深渊。众叛亲离,谁也不愿意给她点希望。

    而她近日来所说的"我爱你",到底是包含了多少恶心?她会不会无数次在他背后想吐?

    向昀不敢想,想一想,就是锥心的疼。

    本以为,是赵段负了他,没想到,是他害得她流离失所,辗转风尘。

    而罪魁祸首,竟然是那个,他最尊敬和最信任的人。

    向昀再次回到向家。

    向母见他回来,心情还算不错,亲自给他泡了茶:"怎么又有空过来?"

    "我对不起您。"他说的,是帮忙劝住向父的事。

    向母垂下眼睑,叹口气道:"罢了,你先管好自己的事,至于我,听天由命吧。"

    向昀沉默了好一会儿,道:"妈,我还喜欢赵段。"他的眼眶有些红,三十多岁的年纪了,这副模样还是第一次,隐隐示弱道,"我只拜托您一件事,不要太为难她,她已经受了很多苦。"

    向母的脸色微微僵硬,最后转为自然:"瞧你说的,你喜欢就好,妈什么时候为难过你?你要喜欢,就喜欢吧,妈妈不会再要求你什么。"

    她心疼向昀的虚弱,抱着他,叹气。

    向昀眼神,晦涩不明。

    ??

    姜喜跟姜之寒通电话时,向径给她发了条消息,叫她下楼。

    她回了句不在。

    姜之寒说:"谁打电话过来了?"

    "向径。"

    他微顿,语气不明:"你们到现在还有联系?"

    姜喜知道他不放心,道:"暂时的。"

    "我不该干预你什么,不过身为你的兄长,我的提醒你一句,不要念着旧情,离他越远越好。"

    姜喜说:"不是旧情。"

    "总之你要是清醒点。"姜之寒显然不太相信。

    姜喜知道他这么想的,沉默,然后说:"先挂了,我跟你说的事,你记好来。"

    她放下手机,去床边扫了眼,楼下的那位此刻就在楼下站着。

    姜喜凉凉的看了两眼,转身进了卧室。

    向径这么有空,还不是因为恒央已经被他撇下了?

    如果她没有提前准备,此刻大概真正是姜家的罪人了。

    她在床上躺了片刻,然后联系起另外一位朋友来。夏行接通她电话的时候,不知道在干什么,总之心情还算愉悦:"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姜喜听见那边一阵声音,她警惕的问:"谁?"

    "一只猫。"那边不太在意的说,"有事说事,没关系。"

    姜喜提了自己的主意,那边似乎在思考,随后笑了笑:"我就说,你肯定会走这条路。想了几个月,还不是这个决定。"

    她不理会他的调侃。

    夏行又风轻云淡的说:"赵段失踪了,你知不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她微顿,还没来得及问什么,那边就挂了电话。

    姜喜脸色不太好,又去窗台上看了一眼,向径依旧在她楼底下待着。

    他说:?我知道你在。?

    姜喜依旧没理会,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起床,发现那辆价格不菲的车依旧还在楼下待着。

    因为心里有鬼,心虚,所以被迫妥协吧?

    她有几分不耐烦,最后到底是下了楼。

    向径在侧目看见她的一瞬间,就把嘴里的半根烟熄灭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他有点咳嗽,毕竟穿的不多,这几天天气又冷,大概是冻着了。

    她站着不动,看见他朝她招了招手。

    姜喜眼底讽刺,还是抬脚往他走去,女人果然都是演技派,她跟往常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她上了车,问:"赵段怎么了?"

    向径扫了她一眼,道:"她很好。"

    "很好连我的电话也不接了?"

    向径顿了顿,也没有隐瞒,把那天的事都讲了一遍。

    姜喜听完以后,坐在副驾驶上冷静的说:"你利用完别人,连别人的死活都不顾,还有没有良心?"

    向径听出她的声音,没有以往清脆。

    他皱眉道:"这几天经常哭?"

    "没有。"她偏过头。

    "声音都哑了。"

    姜喜没说话,好半天没有动作,向径去扯她,想叫她转过来面对着自己,不转不知道,一转,却看她泪流满面。

    她反而冷淡的擦了擦,若无其事,仿佛不在意。

    这个动作。更加能够激起人的保护欲。向径有一瞬间的猜疑,但最后也只是叹口气,说:"这次的事对不起,不过我有我的考量。"

    姜喜没说话,任由他将自己搂过去,躲在他的怀里,面无表情。

    他说:"我带你去见个人。"

    当然是苏蓉。

    姜喜想对苏蓉客气一些的,只是实在做不出对她好的模样。

    整场聊天下来,是冷漠的,疏离的,客气的。但绝对不是一个对待自家人的态度。

    "姜小姐,你多大了?"

    "二十三。"

    "工作了?"

    "无业游民。"

    苏蓉笑了笑:"我很喜欢你,可不可以叫你喜儿?"

    姜喜张嘴不说话,后者倒是识趣的说:"我见你有些累,要不然你先出去休息一会儿?"

    姜喜如同被刑满释放的人,立刻转身走了出去。

    倚在一旁的向径才慢吞吞的走到了苏蓉身边,替她盖好被子:"她今天心情不好,往常很乖很听话的。等你以后有时间跟她相处。就知道她是一个不错的女孩。"

    向径从小到大有一个习惯,就是不喜欢在苏蓉面前夸人,今天的表现,他在告诉她什么,她一清二楚。

    苏蓉摇摇头,男大不中留。

    "她心情不好,是你惹到她了?"她无奈的笑,"女人要好好对待,不然有一天,失望了,会走掉的。"

    向径没什么心情纠结于这个话题,笃定而又平静的说:"她不会走。"

    苏蓉顿了顿,微微一笑,人心最是料不准的。

    女人好哄,绝情起来,却比什么都要吓人。

    向径心不在焉。

    苏蓉道:"知道你想出去看她,走吧,妈这里没有什么关系。"

    "好。"他起了身。

    姜喜听见开门声时。转头看了他一眼。

    他说:"带你出去吃点东西。"

    姜喜却说:"对不起。"

    向径的心情明显放松下来,他想要她知道,他不仅仅是希望她能爱护他的长辈,还希望她可以得到苏蓉的青睐。

    她跟着他往外走去,终于又问:"赵段到底怎么样了?"

    "她失踪了。"

    姜喜怔了怔,没有说话。

    向径柔声说:"你放心,我一直叫人找着,不会出什么事。"

    到了吃饭地点,他的手机就一直响个不停。

    向径起先没接,一直到电话响了三趟,才放弃抵抗。

    赵文凯向他汇报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沉默了一会儿,又道:"不知道是谁,在暗地里不停搜集恒央的股份,看那财力,应该不是普通人。要不要去查一查?"

    姜喜或许是因为不小心,勺子落了地,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向径掀起眼皮直直的看着她。

    姜喜弯腰,旁若无人的捡起东西,喊来服务员,换了一个勺。

    "怕就怕,有心之人借此故意利用姜小姐来下绊子。"赵文凯理性的分析着,毕竟姜喜有多看中恒央,他最清楚不过。

    向径的视线从姜喜身上收了回去,手指轻轻敲击桌面,道:"恒央那边,既然我已经不打算经营,就没有干预的必要。是谁想一点点的把从我手上流出去的股份聚起来,这都不是大事。"

    姜喜想,向径手上还留了大概百分之十的股份,他或许打算留着。怎么样也是条退路,自从恒央股份被稀释以后,姜之寒手上的百分之十都不到。向径卖了将近七成,已经放弃了绝对控股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这意味着恒央的主权不属于他们任何人。

    但姜喜是要这主权的。

    她不动声色的敛下眉,只要向径不掺和,那就是好事。

    姜喜暗自盘算,却突然一阵反胃,坐在她对面的男人立刻站起来走向她:"有没有事?"

    "没有。"这回事姜喜的眉拧成一道线,她有点心惊。

    向径本来没有想到,但看见她突然变了的脸色,也想到什么了,说:"去医院。"

    "不用。"

    向径这回态度却强硬的很,不由分说的拉着她就往外走。

    姜喜有些激动的直接咬上了他的手腕。

    向径顿了顿,她是用了很大的力气,他已经感受到渗入皮肉的触感,向径一把将她提到自己面前来,紧紧搂进怀里,哄道:"我们就去医院看一看,嗯?不要怕,什么事我都会处理好。"

    姜喜心底笑得讽刺,却什么都没有说。

    两人到了医院,姜喜就被拖着去做了检查。这个等待的过程中,向径在走廊上抽了根烟,最后坐到了长椅上。

    跟他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男人。

    后者衣着朴素。跟向径一起,显得有些拘谨。

    向径倒是难得不介意的笑了笑:"陪太太过来做检查?"

    "是的,二胎。"提起妻子孩子,男人的脸上扬起了幸福的笑容,"一不小心有的,本来觉得养不起,不打算要,但是考虑以后,还是舍不得。再怎么样,养着呗,不怕过苦日子。"

    向径笑了笑。

    "你呢,你也是来等你太太的?"

    "正在里头做检查。"向径淡淡道。

    两个人没坐一会儿,男人就被叫走了,再接着,一个肚子很大的女人走了出来,跟男人一样,女人也很朴素,放在生活中大概就是最朴实的一类。但还有一个相同点。他们脸上的笑容也一样。

    那种幸福的笑容,让他们看上去充满活力。

    平心而论,他有些羡慕。

    男人离开前,有些犹豫的转头看着向径,后者笑了笑,说:"再见。"

    余下他一个人漫长等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姜喜从里面慢慢的走了出来,手上拿着报告单。

    向径有点紧张,手有些颤。他目光很沉,等着她过来宣布答案。

    姜喜的步伐有些僵硬,还没有走到向径面前,他就快步往前走了两步,抢过他手上的化验单。

    向径扫了一眼,然后盯着姜喜。她有些无措,等着他的反应。

    向径不喜欢孩子的,可今天他发现自己似乎对孩子并不排斥,他带着她往外走去:"送你回去休息。"

    姜喜系好安全带,说:"不喜欢孩子?"

    "不是。"向径否认道,"我没有不喜欢。"

    他整理了措辞,有些郑重的道:"事实上,我还是期待的。不过,我比较希望先有个儿子,儿子好养,女儿我怕我养不好。"

    但万一要是女儿,他争取好好养,不会让她受苦的。

    姜喜一动不动。

    她侧目看着窗外,眼底有些冷漠。

    他喜欢什么,跟她有什么关系?

    ??

    姜喜不愿意住向径那儿,所以他给她订了酒店。

    高高的楼层,坐电梯也需要好一会儿,向径似乎有留下来的打算,可她不松口。

    他知道她在介意什么,除了恒央,不会再有其他什么。他保证道:"以后我会赔给你。"

    姜喜垂眸。

    向径没有多留,他现在多了一份责任,那些事情,他得要更加加快速度解决,总不能再让自己在意的人心慌。

    当天晚上,他留在医院照顾苏蓉,余光也发现向父偷偷来看过两眼。

    他没揭穿。

    苏蓉虽然看不见,却能体会到他的愉悦,跟着笑了笑:"你很开心。"

    向径"嗯"了一声,淡淡的看着文件。

    可他也有点担心,他怕自己教育不好孩子,他太自私自我,又太不在乎别人了,他肯定教不好孩子的。

    但他能保证的是,他一定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跟他小时候那么惨。

    可他还是担心,不想要女儿,怕女儿吃苦。

    "发生什么事了?"

    向径想了想,说:"大概算是我活了这么久,除了找回您以外,第二开心的事。"

    他愉快的心情让他办事效率提高。

    而姜喜那边,不知道夏行是怎么清楚他具体方位的。

    他说:"恭喜。"

    显然已经知道了。

    姜喜说:"这个孩子,我应该,是不会要的。"

    她捂着肚子,表情很淡,不知道在开玩笑,还是说实话。

    ☆ [·75txt·] 更新快无弹窗☆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厌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