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陌黎九天最新章节。

    陌黎九天夺颜劫第一百七十五章耳目入探听闻沈陌黎之言,石偷没来由的心尖酸涩。

    他与沈陌黎相识已有段时间,但他只惜眼下,从不问及沈陌黎的过往与未来。

    在相处的时日里,石偷莫名生出些许情愫,连他自己都不曾发觉,那小近于无的情愫,是由何而生。

    只是石偷又觉得自己背负血仇,与沈陌黎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

    两人此刻有所交集,但注定日后要再归平行线。因而石偷也更愿意远远祝福着沈陌黎,将沈陌黎当成与自己共出生入死的兄弟挚友去对待。

    甩开那困扰自己的思绪情愫,石偷道“她与那男子是否认识,又有何干系如今那男子想抓我等去赴死,纵是相识者,也是敌人。”

    铁石却是摇头道“小石头,你这话可就说错了。那男子看似听葛启的话,其实不过是体内的蛊毒在作祟。想来是有人在那男子体内瞒着葛启种了蛊毒,引蛊虫唯葛启的话是从。葛启辨不出,老身可是认得那上古蛊虫。”

    石偷愕然问“那男子全身上下气力浑厚,可完全不像中了蛊毒的模样。更何况你又怎知蛊毒不是邪尊所下”

    “葛启爱子如命,这片画岭人尽皆知。蛊毒对人体的损伤,他闯荡那么多年,不可能不知。”铁石边是说道,边观察着石偷的反应。

    见石偷努努嘴,不知是不信,亦或是想到了些什么,铁石再续往下说去。

    “葛启心狠手辣,但虎毒不食子。他若真狠得下心给那男子下蛊,此刻又怎会将末甲支开去往铁林后方末甲独身前去,看似变数云集,却是比起诸画更安全之所。”铁石分析得条条是道。

    铁石的分析,令石偷的心野再次回想起自己的父母。

    对于外人的恶毒,只为救自己孩子一回,那种溺宠至极的爱,恐怕天底下除了双亲,再是极少人能做得到。

    回思亦心伤,石偷揉揉眼角,不让泪流下。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石偷走到今日,处世刚毅,却在每每想起那晚屠杀时,总忍不住痛苦欲泪。那血腥画面,是他一辈子难以抹去的伤。

    不愿再停留在那般话题上,石偷呢喃再问“听你这么说,那毒可是会夺了他性命”

    见石偷好问敏学,铁石略为满意的点头再道“蛊毒种类繁多,并非每种蛊毒都会索人性命。小石头,你知识浅薄,从了老身为徒,老身便教你万千蛊毒,如何”

    那时时不忘招徒入门的架势,令石偷默然不想再多说话去。

    天大地大,像这般诱拐收徒的,石偷诚是第一次见。然而在这拐人入徒的道上,他还是最悲催的臆想将被收入师门者,这让石偷有澎湃无奈在心海中堆积。

    见石偷不再说话,铁石也不再收徒的话题上多做停留,点到为止,说是再多,反令人反感。

    铁石这多次提及,不过因其见之石偷过喜,才会对石偷多次伸出招徒的橄榄枝。但人世道理,铁石知悉的也不算少。

    望着转眼便不见人的末甲,铁石再道“蛊虫缠身,因蛊种不同,人体表现亦会有所差异。你见那男子,表现虽是无异,但仔细一看,在他的瞳孔中隐隐有白色光影在蠕动。稍不留神,与其对视者,只会将那白光当成是光照反射,却是极难想到,那白光会是躲藏在其眼中的蛊虫。”

    “敢问可有解法”沈陌黎问。

    上古蛊毒,沈陌黎见得并不多,如此隐蔽的蛊毒更是世间少有。但既然适才铁石问她是否与末甲相识,亦说明铁石或许知晓毒蛊的破解之道。

    “想必你已知你问话的答案,老身此时若说没有,你也定不会信。实不相瞒,那惑瞳蛊确有解法,只是解除蛊毒,需要你的一样东西,就不知你愿不愿意给。”铁石连满铁链的身子,慵懒的往铁球上靠了靠,淡然道。

    可其话中之意,听着却全没给人轻松之感。石偷心神暗沉下去,总觉得铁石话中有话,给人压抑忧扰之感。

    他思虑道“你可千万别坑害人,否则,你这辈子都甭想收我为徒”石偷虽无意拜铁石为师,但他确是发现,屡屡以拜师要挟铁石,屡屡成功,屡试不爽。

    铁石倒也好似习惯了石偷的威胁,他轻笑声道“救不救那男子,选择权在她。与我又无干系,我害她做甚”

    “需用何物,才能化解蛊毒”沈陌黎问。

    她知铁石说到这份上,必在等着她的这句问。否则,铁石也不必大费周章,与石偷解释那么多去。

    “姑娘乃是星族后裔,血脉中有着其余各族所没有的星蛰。若姑娘愿意,集自己两滴心头血,分别滴入那男子双眼中,即可破了惑瞳蛊。”铁石试探道。

    取集心头血,小则伤筋动骨,多则损耗性命。铁石并不确定,沈陌黎是否会为他人,真去取自己的心头血。

    但铁石也不关注沈陌黎取了心头血后的命数如何,它仅要沈陌黎应下,真取血与末甲即可。

    铁林后方,相连冰湖湖心。末甲看似身怀绝技,铁石并不愿末甲找到湖心密道,入了林中。

    早前沈陌黎之所以能顺利至湖心位置,不过是铁石探清沈陌黎体内藏有难测巨力。为减轻自己被铁林吸食修为的速度,铁石才想诱沈陌黎入林,将她当做肥料喂了这方铁林。

    沈牧北以妖力挖掘的洞,最后仅是给铁石行了方便,让它将洞延伸到湖心之上。

    石偷的出现,对铁石而言是个意外。仅是也因为这次出现,让铁石会拉拢石偷而放弃了将沈陌黎丢去做肥料的打算。

    苍苍岁幕,铁石只觉得自己的消亡不过早晚。而将自己的本事传承,才是不负自身的目标。

    然而此时,铁石也不愿末甲得了机会进到这林子里。林携百态,它不希望有邪尊的耳目,在邪尊正面发起总攻时,将铁林里将种种虚实报以邪尊。

    话语间,林外靠前的诸画已扑杀入林。

    诸画自打被邪尊收入画卷后,就在没了重返为人的可能。在画岭中,邪尊的屡屡镇压,逐渐磨去了他们对邪尊的抵触与不满,让它们在漫长岁月间,渐渐听从了邪尊的指命。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陌黎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