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夫妻久别重逢 六僧还俗求赐名一

忆冷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www.bjgjwy.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廖老娘望蹿头气质熟许松喜悦热泪盈眶。

松听老娘腰疼病,爹爹搀扶,狂喜已。寻找,望角落穿青裙雕蝉银簪荷花,暗长安买首饰喜欢,恰正抬,四目相视,笑。

何三宝望穿金戴银变漂亮许燕怎够,:“堂客,变白。”伸脸,却被,向媚眼,目光痴,:“堂客。”

其实廖燕哪飞媚眼,明明提醒眼,厅广众,再摸脸打骂俏。

旁边吴香草李喜花扑哧笑声,柳招弟啧嘴眼睛乱转,李草儿坏笑推廖肩膀低声:“三宝堂客快带三宝回房。”

张金金新宅直端身份容易放松,趁机扯嗓门:“三宝猴急吧,快,快!”

潭州区农村风俗,嫂玩笑逗乐,雅,跟弟媳妇玩笑话。

喷笑声,张巧凤虽却担忧几龄超十岁坏。

燕被臊脸通红恨洞钻进,何三宝长安见,脸皮超厚豁,拉,昂首挺胸往厅外走,高声:“堂客燕,走,咱莫理,回屋悄悄话,偏让嫂嫂听见!”

六僧院外站立十分规矩等待安排,见何三宝强拉诧异。

何三宝朝六僧招:“堂客,思。,每堂客吧,论走远方牵挂儿育,延续代。”

性格内向燕怒笑,叫骂:“三宝,趟长安,脸皮变跟柚厚!”

何三宝打横抱燕,急匆匆跑院门,却眼,外甥给妹夫画福乐居图。

“往左院门。累吗,劲抱。”廖燕嗔怪声音丝甜蜜,头埋何三宝怀

何三宝抱燕,均拍哄,“噢噢噢!”“三叔跟三婶重入洞房!”“三伯跟三伯娘羞羞哦!”“正伢捣乱哦,弟弟呢。”

何阳正望爹娘进院门,脸溢满笑容,,几婶婶伯娘妒忌,连带堂兄弟爷爷亲教导团结,关系越亲密,已经将“堂”掉,真正兄弟。

谢玲珑见何七雪听何三宝抱燕回院目光羡慕,立刻撒娇:“爹爹,弟弟,抱娘回院。”声音突提高:“平安!”

谢平安挥舞两拳头叫:“爹爹抱娘,弟弟!抱抱!抱啊!”

谢奇阳哄,嗓门,五热闹气氛胆跟玩笑,十力拍掌叫唤,静闹比刚才屋顶快被吵翻

何屠夫伸张巧凤,示特别高兴让孩闹闹吧,算特例,怕奴仆笑话。

院内外奴仆、奴婢听粗犷话,粗俗,倒纯朴贴。回老太爷老爷父满口礼仪德,常挂口边“男授受亲”,妻妾群,老太爷青楼弄回做通房奴婢,真虚伪透顶。

谢奇阳望肌肤胭脂低鹅般高贵纤长脖颈感觉胸膛燃烧火向全身各处蔓延,炯炯眼睛圆睁,浑身劲,跨步冲,土匪抢亲般霸野蛮打横抱,转身快步走厅门院,低头望喝醉酒目光妩媚丝半带羞涩,低头朝:“,金榜题名,洞房花烛夜。今庆贺番。”

何七雪脸红走进主卧,听门叭声关,深呢喃:“奇阳哥哥,太累伤身……”

别拦,今!”谢奇阳将何七雪放

何七雪吗,怀孕安伢做月,加长安赶考十三月,整整两长安,爹爹边风气放,胡豪放妖娆主追男,特让三哥跟

呢?专注点。”

刚进院吴嫂喜气洋洋,挥挥:“厨房烧沐浴水。”

主卧门侍候秋云冬月知趣点头。今老爷,才,精干强势,疼爱专,打灯笼平唐十全十官员,许患难夫妻却共享富贵,今老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