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赤兔记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赤兔记最新章节。

    故事总是有很多转折,所以它才会如此有趣。

    且在魔师大开杀戒的时候,已经被打爆的阿飞却是复活一般跳了出来,重新站在大厅中央最显眼的地方。那里是一张宽大桦木圆桌,李隆基为了迎接各路高手,摆了类似满汉全席的大餐作为宴会最精华的部分!此刻却被人打得七零八落,各种珍稀菜肴都打烂了,原本那中间放着一只黄金烤猪的地方,已经被赤足而立的阿飞给取代!

    当然他的赤足也只是赤了一半,因为另一只脚上还挂着一只鞋子。两只脚不伦不类,身上衣衫不整,头发上各种灰尘杂物,还有挂着类似蛛网一样的东西。

    这个形象有失得体,不过阿飞也不在意。从另一方面说,这货显然在地板之下的时候趁机做了一些事情。

    他手里举着的东西就是证明。

    一柄泛着紫金色的大锤正提在他的手中,表面上隐然还有些光泽还在闪动。古朴的花纹说明这玩意是一个难得一见的高级货,玩家们至少都看得出来,即便是在普遍不看重装备而看重武功技能的大江湖时代,它也是一个好东西!

    尤其是那大剑神,露在外面的双眼露出某种复杂的神色,看起来他并不陌生。对于这个发现,阿飞的脸上也带着十足的兴奋,颇为显摆的冲着那魔师的方向比划了一下,顺带也瞄了一眼大剑神!

    围观群众因此起了一阵骚动。

    “我想起来了,那不是开封府的紫金锤吗?”

    “是陷空岛五鼠来了?之前他们五个人护送这紫金锤返回开封府。为何落到他的手中?”

    “我说,不应该先关心一下这家伙所说的话吗?这一切是魔师与他联手做得戏吗?这里面定然有诈!”

    “这两人会联手?我不相信,之前斗得那般厉害。”

    “而且那魔师可是动手杀人了,这戏未免也演的太真了!”

    ……

    众人的议论声不绝于耳,对眼前发生的变化很是不解。不过阿飞的重新出现,终究还是让大开杀戒的庞斑停下了动作。他那双一如既往平静的眼睛扫了扫阿飞,杀人的手已经笼罩在宽大的衣袖之中,缓缓道:“这就是你准备拿来说服庞某的东西?”

    阿飞却道:“别着急,这只是开始罢了!魔师你之前配合的不错,我很满意!”

    庞斑一挥衣袖:“庞某只按照自己的心意做事,从不配合任何人!”

    “哈哈,还挺有自尊。不过你没有杀了李隆基,足以证明了你的态度!”

    阿飞这句话将众人的目光转移到了那李隆基的“尸体”身上。果然视线所及,那位原本被认为一拳打爆的李先生,此刻正在颤颤巍巍的爬起来,一脸的惊慌,同时伸手在自己的脸上脖子上摸索着,似乎是看看它们是否完好。

    不仅是他,还有几位被打飞的NPC也都还活着,只是各自带伤。之前庞斑双拳的威势太强,众人还以为这些人都没有活路了!

    但这个局面似乎是印证了阿飞的那番话。

    众人似有所悟,庞斑却冷冷道:“……如果你拿不出让其他信服的东西,那这些人就真的死了!”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很……等等,别动手,我说一下我的发现!”

    阿飞及时停止了自己的胡言乱语,发现庞斑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继续道:“这玩意叫做紫金锤,原本是那日对付血手厉工和韩柏所用。那日之后,我亲手送给陷空岛五鼠,他们准备带回还给开封府的包大人。但是今天,它却在这花萼相辉楼的地板下由一个身份可疑的家伙持有。如果说这人趴在地底下是带着善意而来,我想各位都不会相信吧!”

    有人已经忍不住高声道:“你说的那人是谁?”

    同时又有人道:“陷空岛五鼠如何?”

    阿飞看了一眼,发觉后一句话却是那杨凡所问。他点点头,暗道这胖子果然是有些侠义心肠,率先关心的是人而不是兵器和凶手什么的。

    “陷空岛五鼠我也没有见到,尚且不知状况。不过手持紫金锤这人已经被我拿下!”

    说到这里,他顺手凭空一抓,“砰”的一声从桌子底下吸出一人!那人仿佛被牵线木偶般抓到了阿飞的手中,却是一个身穿夜行衣的NPC。

    “哇,是擒龙功?”

    有人在人群中低声喊了一句,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这一手耍帅起了效果,众人再看阿飞的眼色登时不同!能够用出这种手段的人,武功和内力之深厚可想而知。更有人想,之前阿飞被庞斑打爆的画面恐怕真是演出来的。如果真正动手,这厮怕是也不弱于魔师多少……

    享受着众人的眼光,阿飞一脸平静,内心里却嘿然一声,暗想这不过是内功的些许用法而已。他不说破口,随手一扔,这人哼哼唧唧,却如烂泥一般躺着不动,似乎陷入了某种昏迷中。

    众人都是好奇的瞧去,但这个人被长发盖住了脸,看不清真实的容貌。大伙儿正伸脖子的功夫,阿飞冲着那杨凡招了招手,朗声道:“杨先生,大江湖上我认识的人不多。你来帮我确定一下他的身份!花萼相辉楼中龙蛇混杂,不过我只相信你的判断!”

    那杨凡一愣,很快他便不再犹豫,在田思思的搀扶下走过来。骚动的人群中似乎也有人想要一起过来,但在阿飞那逼人的目光之下停下了脚步。

    眼前不能逼近,忽地人群中白光一闪,一枚暗器朝被擒住那人的脖子飞去,竟似要灭口一般!惊呼声中,阿飞伸手一抓便是捏住了那暗器,然后反手一弹,暗器以更快的速度超偷袭之人射去!

    凶手大吃一惊,翻身就跑,竟是一名玩家!但他无论怎么跳跃都没有躲开阿飞这一击,暗器仿佛长了眼睛一样,划了个弧线飚中了对方后背。那人惨叫一声,巨大的力道将其带着,在地上滚落了好几圈!

    “早知道会有人按捺不住了……那就留下来吧!”

    阿飞运起内力喝道,一阵嗡嗡作响镇住了众人的骚动。花萼相辉楼已经有人朝那玩家扑去,似乎要抓住一个现形。但是那玩家也彪悍,在被靠近之前忍住伤痛跳了起来,忽地反手拔剑刺向自己的喉咙,竟是来了一个自杀抹脖!

    自我了断,不留痕迹,这是玩家刺客的典型做法。

    看来是有同伙存在了!

    阿飞似乎早有预料,只是扫了周围一圈淡淡道:“如果自以为是同伙的,不妨继续过来相认!”说完轻轻地弹了一下手中的紫金锤,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这一下颇有示威的味道,谁也不知道这紫金锤还有没有威力。花萼相辉楼终于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再出手捣乱。

    阿飞单手叉腰,傲然看着四周又道:“早知道你们有同伙!方才我在地下的时候,这人的几个同伙四处逃跑!嘿,大剑神,说起来你那一剑刺出来的那位也是他的同党之一!不过我还不知道该不该谢你!”

    阿飞冲着那大剑神的方向一拱手,那大剑神自然是没有反应。阿飞也不在意,只是看着走到了近处的杨凡。那杨凡冲着阿飞点头之后,伸出手指撩开了被擒住的NPC的头发,看了几眼,讶然道:“是他,魔门的谯纵!”

    这个名字让阿飞恍惚,好在那杨凡继续道:“此人是魔门天莲宗的人,当年南北朝时期魔门势力入侵南方的首要人物。原名连时应,后改名谯纵,取代毛家为控制川蜀最大家族之主!”

    见阿飞继续迷惘,杨凡顿了一顿又道:“此人武功与北方竺法庆相呼应,当年这位两湖帮主聂天还……”说到这里他指了指一旁如烂泥般挂掉的聂天还,继续道:“……曾评价谯纵,‘即使和孙恩相比,也在伯仲之间’,当是不世出的大高手了。苦盟主竟然能够悄无声息的擒下他,在下佩服!”

    杨凡不愧是杨凡,对这些历史高手的过往信手拈来,最后还悄无痕迹的捧了一下阿飞。阿飞笑道:“我看此人武功也就这样,不值一提!”

    心里却想,能够与竺法庆相提并论,即便是不如也差不远了,果然是一位大高手。好在这位谯纵当时不知怎地竟是捧着紫金锤发呆,被我从后面一掌拍晕了。若非如此,还不能如此轻松地将其擒下了!

    但这秘密自然不会对外宣扬,坐收名与利的他心情不错,又道:“既然知晓了此人的身份,那么很多事情便是可以推演了……此人手持紫金锤,更是一大高手,忽然暴起发难的话,在场的高手恐怕也不能幸免!花萼相辉楼被人埋伏至此,嘿,李先生你们的组织可谓不利!我现在理解魔师为何要杀你了!”

    这话让所有人都闻之色变,尤其是没有挂掉的李隆基。他脸色又羞又愧,今天的事情可谓是大败亏输,对方做事狡猾至极,更有无数高手参与,花萼相辉楼早已经不是他的安全老巢了!

    “杨先生,你看这位谯纵与聂天还是否是一伙的?他们定是联手设下了埋伏!”阿飞问道。

    没想到杨凡摇摇头,道:“当年东晋刘裕派兵讨伐谯纵,谯纵兵败自杀,这谯纵也是一方豪杰。在江湖上,谯纵与聂天还是对头,当年还曾打的十分激烈,谯纵联手旁人击杀了聂天还,原本他们不是一路人才是!”

    阿飞讶然道:“不是一路人?”

    杨凡已经渐渐开始展露他大人物的聪慧头脑,沉吟道:“不,我只是说他们以前不是一路人,还有生死之仇!但是今日,他们似乎又是一路的。你看到他们的服饰了吗?都在腰间绑着黑白相间的腰带,看来这是一种辨认身份的标记。由此可见,他们至少在这花萼相辉楼里联手了!”

    他伸手指着谯纵和聂天还的腰间,果然看到了一模一样的腰带。这话一出,阿飞和众人的注意力才被引到此处,忽地阿飞心里一动,转头看向了大剑神,微微一笑。

    “大剑神,看来你们这一伙人,着实用意不小啊!”

    他的用意已经很明显了,因为大伙儿也都瞧见了,大剑神、剑君十二恨和缘分天空等玩家,也在腰间有同样的服饰!这服饰放在平时也不算显眼,但是刻意之下就能够发现。到了此时,很多事情已经不需要多说。若说这些人没有计划预谋谁也不会相信!

    “能够让聂天还和谯纵这样的仇敌相互联手,还有大剑神、剑君十二恨这样级别的玩家参与进来,这股势力本身就十分可怕了!看来他们的目标就是引花萼相辉楼陷入混乱!”

    杨凡继续补充了一句,然后后退了几步站在了一旁。

    他的任务算是完成,但花萼相辉楼远没有到平静的时候!

    阿飞深吸一口气,看着庞斑道:“魔师,我想冒充靳冰云的楚无暇,身上也有同样的饰带!你大概知道怎么做了吧?”

    不用他提醒,早在杨凡说话的时候,庞斑就已经重新注意到了楚无暇。其实她腰间并没有黑白饰带,但手腕上却有。看来对方设计的十分用心,男女的装束位置不同,既不太显眼,又能够让自己人识别到!

    明知道花萼相辉楼会有破碎虚空的高手汇聚,偏偏又要弄这些手段,对方倒是一番算计。别的不说,单单是这谯纵,若是趁着聂天还等人大闹一番、各处混乱的时候忽然出手,以紫金锤的能力加上其武功,即便是破碎虚空的高手也会遭殃!

    想到这里,婠婠、石之轩等人也都是脸色微变。庞斑则是面无表情的将目光从楚无暇的手腕上收回,淡淡道:“这些土鸡瓦狗的手段,在庞某面前不值一提。但是庞某对这个人很感兴趣,说出他是谁,我与你们不做计较!”

    随着话音,魔师的庞大气机已经朝大剑神等人玩家涌去,顷刻之间便是将这些人都笼罩了进去!

    他很少废话,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大剑神等人稍有犹豫,便是会面临魔师排山倒海般的攻势。作为玩家,或许并不在意生死,但要知道庞斑的手段可不仅仅是杀人!万一弄一个不死不活、武功受损,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面对魔师的压力,这群玩家纷纷靠拢在一起,以大剑神为首与庞斑对峙。他们此刻面临的不只是庞斑,更有花萼相辉楼的其他人,其中甚至还有婠婠、邪王、僧王等一众高手。那大剑神蒙着面,看不清脸色,他提着长生剑四下一看,忽地高声叹道:“原本还要等令东来、浪翻云和厉若海等人一起来的,可惜被你苦命的阿飞先破坏了。也罢,咱们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能做哪些是哪些,无非是一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而已!”

    说完他忽地一挥长剑,一道剑气竟然朝庞斑射去!

    众人都是惊讶,心想这玩家竟然还敢主动对魔师出手。剑气虽然锋利,但在庞斑面前似乎太小儿科了!庞斑眼睛微眯,微微侧身避开,正要出手,却发觉那剑气竟然凭空转了一个弯,“噗嗤”一声没入了一具尸体的体内!

    那尸体正好是易容成靳冰云的楚无暇,但因为死的久了,被剑气击中但并没有什么鲜血溅出。大伙儿正诧异间,那杨凡大叫一声:“小心,这尸体……”

    话没说完,楚无暇的身体便是“嘭”一声爆裂开来,化作了一片绿色的雾气,超四面八方迅速的蔓延!雾气扩散的即可,旁边一个玩家被卷入其中,登时惨叫一声,身体竟然没有骨头一般矮了下去,还没有躺在地上便是化作白光去了!一股黄色的液体留在原地,腐臭的味道扑面而来,直冲人鼻腔!

    “这是星宿老怪的腐尸毒!”

    “不,还混合了无心子的‘万年迷’以及化尸粉!不能碰,快躲开!”

    这两句话吓得众人纷纷闪开,唯恐避让不及。

    便也在此时,花萼相辉楼的窗户不知被谁打开了,正在呼啸的黄沙猛地灌了进来,将那片浓郁的绿色迅速带动起来,在花萼相辉楼中迅速的蔓延!

    “嘭!”

    又一具尸体爆开,是那先前挂掉的聂天还!

    “嘭!”

    被阿飞擒拿住的谯纵,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死了,变成了腐尸,然后爆裂开来!这两大高手的尸体带来的剧毒更加厉害,一片绿色甚至都遮住了视线,大伙儿眼睛都不敢睁开了。

    “啊!”

    “糟糕,我眼睛瞎了!”

    “我的手!”

    花萼相辉楼到处一片惨叫,无数人因此遭了殃。阿飞等人大惊,没想到大剑神还能弄出这一手来。他一提紫金锤,闭着眼睛强忍呼吸,用真气破开这些毒气防止灼烧皮肤,整个人迅速朝大剑神之前的方向扑去。

    一柄长剑拦住了他,他举起兵器一挡,与那长剑“当啷”一声撞到了一起!

    是大剑神!

    阿飞心里一动。

    “苦命的阿飞,你别以为已经破坏了我们的计划!你想想看,厉若海此刻还没有来,你猜谁去截杀他了?”

    大剑神发出一声狂笑。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赤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