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陆一语刘婉宁最新章节。

    霍以安笑道:“被车堵了?”

    “嗯,被堵得相当没脾气。”封长宁笑道,将脸凑到她的面前,“我需要安慰。”

    霍以安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还不够。”

    霍以安笑着亲了亲他的唇。

    封长宁回应着。

    这个吻温暖而甜蜜。

    封长宁放开她之后,看着她画的画,“最近怎么这么喜欢画画?”

    “最近要考虑的问题有点多,就忍不住多想了一些。”

    “想我吗?”封长宁笑问,脸皮那是相当的厚实。

    “那是必然的。”

    封长宁闻言露出了个满足的笑容,“晚饭吃什么?”

    “我让人把食材送过来了,有劳封总了。”

    封长宁想抱娃娃一样抱住她,“我要看到你。”

    “那我到厨房画画。”

    封长宁这下满意了。

    他每次跟她在一起,都会很不自量力地想着,她应该是第一次这么纵容一个人。

    他这是多么的幸运,才会遇到这样的她。

    封长宁把西装外套脱下,将衬衫袖子挽起,拉着霍以安一起进入工作室的小厨房。

    说是小厨房,比一般的厨房都要大一些。

    里面的设备很齐全,绝大部分菜都能做出来。

    封长宁问道:“厨房经常在用吗?”

    “目前不怎么用,最常启用的功能是泡咖啡、煮泡面。”霍以安笑道,“我准备请个钟点工阿姨,让她中午过来这边做饭。”

    “怎么这个时候才请?”

    “因为外面的东西吃腻了,不愿意再吃。”

    “我可以过来应聘。”

    “我只能是我的私人大厨。其他无关紧要的人要是吃了你的东西,我会生气的。”

    封长宁闻言笑得特别开心,“我这么重要吗?”

    “重要。”霍以安回答的时候没有一点犹豫。

    初识他的时候,以为他走温润、雅致的贵公子形象。

    与他谈恋爱之后才发现他在她面前最经常出现的形象是耍赖、孩子气,时不时地还能看到他撒娇。

    这些事他做起来的时候一点违和感的没有,让人不得不惊叹。

    封长宁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之后,心满意足的哼着歌继续下厨了。

    霍以安手上的动作没停,不过画纸已经翻了一页,开始画起了封长宁。

    ……

    一顿健康又丰盛的晚餐在封长宁单方面忙碌了一个小时之后,终于开饭了。

    封长宁只留了餐桌顶上的灯,其他的灯都熄灭。

    那种感觉就像是世界之大,只余下他们头顶的一点亮光,给人从视觉上有种相依的亲密感。

    封长宁给她夹了几筷子菜,说道:“尝尝看。”

    霍以安在他的注视下一一吃了,“大厨的厨艺真是越来越精湛了。”

    “谢谢女王的夸奖。”

    “别总叫女王,我会离你越来越远的。”

    “要把你像女王一样高高的捧起,时刻提醒我不能亏欠你,不能欺负你。”

    “这样不会有压力吗?”霍以安问道。

    “不会,只会让我想要牵着你的手走得更远。”

    “那我也尽量多保持自己的魅力与吸引力。”

    “最好能吸引我一辈子。”

    “不用怀疑,你已经做到了。”

    两人慢悠悠地吃饭,小声地聊天,气氛甜蜜又不粘腻,让人感觉很舒服。

    饭后,霍以安把碗筷收拾拿去洗了。

    坐到阳台上看夜景时,霍以安才说道:“周寒墨的事我不太清楚,也不想去问睿睿。对此,我欠长语一个道歉。”

    “不用道歉。事情还没有确定,你无需自责。感情本来也是极为个人感受的事的,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容不得掺杂半点虚假。哪怕是绑束那人的手脚,捂住那人的嘴,只要他有爱,爱也会从他的眼睛里迸发出来。”

    “你的话越来越有趣了。”

    “那是因为有你,遇到你之后,我总是不自觉地去思考,不自觉地去设想很多的事情,也体会到了很多不一样的想法。更重要的是,很多我以前忽略的,都在与你在一起之后领悟到了。”

    “我也是。你让我知道什么是心动,让我知道以男女之爱喜欢一个人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思维也越发的拓宽,体会到了很多以前没有体会到的很多人和事。难怪有那么多人之前前赴后继的往爱情这条路上冲,因为确实值得付出很多努力与心血去呵护,也就更明白爱着不容易了。”

    霍以安短暂的停顿之后,说道:“如果在与你在一起之前,周寒墨对我做那样的事,我的处理方式绝对不会是之前的那样。跟你在一起之后,才更能体谅爱情的可贵,求而不得有多痛苦,才更能体谅他,也不愿意在这上面对他有太多的苛责,希望他未来的路能轻松一些。”

    “我明白。他一定也明白的。”

    “以后,我和他就没什么关系了。这大概也是他最渴求的结果。”

    “是的。”

    “长语还爱着他吗?”

    “还爱。一听他出事了,连班都不上了。”

    霍以安半撑着下巴说道:“我在结婚之前就得罪了小姑子,以后可怎么办啊?我小姑子会不会时不时给我未来的公公婆婆吹吹风,让我受尽委屈啊?”

    封长宁好笑地看着她并没有多少担忧的脸,笑道:“你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能不能把担忧的表情表现得更真切一点?”

    “不能了,我觉得这样就已经很合适了。”

    “我们家跟你家的情况还不太一样,我们家是跟长辈住着不舒服,搬出来住就好了。长辈不会干涉我们的日常生活与婚姻。”

    霍以安斜斜地看了他一眼,“意思是我们家长辈干涉?”

    “那不敢,胆子不够大,不敢质疑,也不需质疑。你们家人的模式是求之不得的,我们家就相对随大流。我也更倾向于婚后单独住,过我们自己的二人小世界就好。公公婆婆什么的,让他们自己到处晃悠,偶尔过来刷刷存在感就好了。所以你的小姑子不会给你的公公婆婆上眼药,不会让你过上委屈的小日子。”

    霍以安闻言哈哈大笑,“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这种事发生在别人那里非得撕一顿吧。”

    “撕一顿都未必能解决问题,估计会直接分手。”封长宁说这话的时候没有迟疑。

    这些狗血又乌龙的关系与事件就是出现在他们身上没有显得很狗血而已。

    要是出现在某些不理智的人的身上,根本不会走到现在。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太过非人类,处理感情的方式都这么淡定,一点都不沧桑,还不撕逼。

    哪怕遇到事情的时候,也还尽可能的处理好。

    封长宁看着她近在咫尺的侧脸,说道:“我知道周寒墨的事让你难受了很久,你虽然没说,可我知道你变了不少。以前你的手机里还有一些娱乐性质的APP,现在只剩下工作相关的软件了,也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了画画和写稿子上面。你在害怕自己在意外突然来临,而你发现自己活得不够认真,让自己后悔对吗?”

    霍以安的眼睛里有着难掩的惊讶之色。

    这些话她没有跟他提过,她的性格不是那种特别愿意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同时也没有刻意瞒着。

    但她好像一直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的感觉,总藏了一些。

    她的成长经历应该不会让她缺乏安全感,她也从小到大就得到了太多人的宠爱与关注。

    但这样的成长环境里,也容易让她在某些时候把自己的真实想法放在心里,按照家人给她安排的路往前走。

    这种感觉起初不觉得,真正能独当一面时,自己作为老板去约束、管理员工、下属时,才慢慢的展露出来。

    这种状态不是性格缺陷,也不影响什么。

    她以为除了她自己没人发现,结果睿睿发现了,封长宁也发现了。

    睿睿发现并不奇怪,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对彼此非常的熟悉,一个微小的表情也能够让他们看出对方当下的情绪。

    而封长宁也能发现,多多少少让她觉得有几分惊讶。

    他已经这么了解她了吗?

    可她总觉得她还不够了解他。

    “我承认你都说中了,我确实有你说的那些想法。可能是我从小在的环境就非常的安全,让我习惯了。周寒墨那天晚上对我做的事是我第一次处于危险之中,那时候我没有意识,他又接近崩溃与疯狂,我们彼此都离危险太近了。事后,我很后怕,设想了种种可能性来自己吓自己。哪怕我很清楚危险已经过去,我还是忍不住会害怕。那种害怕真不是说出来就能缓解的。哪怕我现在跟你说清楚了,我依旧会害怕,会恐惧。那是很多人无法想象的精神折磨。”

    封长宁将她揽进怀里。

    别人要是这么说,他只会觉得对方矫情。

    安安说这些话,他却不会这么认为。

    他清楚的知道,她从生下来到现在一直都处于极度安全的环境里,只有与周寒墨单独的相处那一次是她第一次独自接触危险,对她造成的心理创伤可想而知。

    即便如此,她也没有要责怪周寒墨的意思,也没有动用她的资源和关系对周寒墨做什么事。

    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好?

    让他根本无法割舍,也舍不得有割舍的念头。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陆一语刘婉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