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史小说 > 绝对权力 > 第六卷 履新阆诸涅槃生_第209章人事工作暂时冻结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绝对权力最新章节。

    舒晴回道:父母刚回房间,估计还没睡着,发信息吧。

    彭长宜回道:信息将来可是有证可查的,语音过后是无法破译的。

    舒晴笑了,回道:就是要有据可查,免得你将来不认账。

    彭长宜一听,似乎舒晴心情好了起来,不再计较那个问题了,他有些喜出望外,回道:这话也是我想说的。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互发着信息,不知不觉,时间就很晚了,舒晴说道:我妈妈说让你有时间来家里玩。

    彭长宜一惊,没再给她回信息,而是拨通了她的电话。

    舒晴没容响第二声,赶紧接通了,小声说道:“怎么打来电话了?”

    彭长宜说:“你吓着我了,我激动的心,颤抖的手,已经发不了信息了,只有靠嘴说了。”

    “贫嘴……”舒晴怪嗔地说道。

    彭长宜说:“姑奶奶,不是贫嘴,是真的,怎么,你跟他们把什么都招了?”

    舒晴说:“是的,都招了。”

    “怎么招的?”

    “不告诉你。”

    “那,老人家们……是……什么态度?”彭长宜小心地问道。

    舒晴想了想,说道:“初审暂时过关,接下来还有复审和最后定夺。”

    “啊?连过三关啊?”彭长宜惊讶地说道。

    舒晴见彭长宜表现出惊讶,就得意地说道:“是的,所以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报告首长,我彭长宜已经准备好,随时接受审查。”

    舒晴笑了,说道:“好了,早点休息吧,我可是又困又累了,昨天一夜都没睡好,今天回到家里也没机会补充觉,现在又这么晚了,实在是困了。”

    “好,那你休息吧,记住,以后别关机了,我们还是以通话为主,信息都是有痕迹的。”

    彭长宜相信自己这样说舒晴会理解的。

    舒晴说道:“好,再见。”

    “再见。”

    舒晴刚挂了电话,立刻就接到了彭长宜发过来的一条信息:吻你。

    舒晴偷偷笑了,没想到彭长宜还会这样,她立刻回道:以通话为主,信息都是有痕迹的。

    彭长宜:这个痕迹可以留下。

    第二天一早,彭长宜刚在下面吃完早点,要去接娜娜,这时就看见朱国庆开着车进来了。

    他非常反感朱国庆对人事问题的热衷,暗暗咬牙,在心里说道:我不会让你都得逞的,我不是荣曼,坚决不会自己操自己!

    心里这样想着,就微笑着注视着朱国庆。

    朱国庆下了车,笑容满面地过来跟彭长宜握手,说道:“长宜,你要出去?”

    “准备去接孩子。”

    “去哪儿接?”

    “她姥姥家。”彭长宜说:“因为孩子的书包在我这里,我不接她,她就写不了作业。”

    朱国庆歉意地说道:“都怪我,来时给你打个电话就好了。我是早晨出来吃早点,顺便就到你这来了。”

    彭长宜心说,你就是不顺便也会来的,他说道:“没关系,这样,我先去接孩子,该考试了,功课重要,你去市委等我吧,我一会直接去那里找你。”

    朱国庆下意识地看了看楼上,但彭长宜不准备在自己的住处跟他谈工作的事,况且一会娜娜要来写作业,就坚决地走向自己的车。

    朱国庆只好也坐回车里,两辆车一前一后开了出去,奔向相反的方向。

    娜娜的姥姥家,要经过一条街道才能到达,但由于今天是星期天,这条街道上赶早市的人还没有完全散尽。车子根本过不去。他就将车停靠在路边,掏出电话,给娜娜姥姥家打了电话。

    电话立刻就被接通了,是娜娜,显然,她一直在等爸爸。彭长宜跟她说道:“娜娜,爸爸的车过不去,你自己走出来,我在胡同的左边等你。”

    “好的。”娜娜挂上电话就往出跑。

    姥姥说道:“是不是你爸爸接你来了?”

    “是的,他过不来,姥姥再见。”

    姥姥不满地说道:“知道这个点过不来,还这个点来接……”

    哪知,已经跑到门口的娜娜回过头,显然对姥姥指责爸爸不满意,就说道:“他必须要早来接我,因为我的作业还没写哪。”

    姥姥笑了,说道:“好好好,去吧去吧,下楼小心。”

    看着娜娜跑下了楼,姥姥说了一句:“白眼狼,喂不活。”

    这话,让屋里看书的老伴儿听到了,他摘下老花镜,走了出来,说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只要尽到责任就行了,干嘛老想着喂活她?”

    她白了老伴儿一眼,懒得跟他理论,就坐下给女儿沈芳打了电话,告诉她娜娜已经被彭长宜接走。

    娜娜一路小跑,一直跑到爸爸停车的位置,此时,她看见爸爸正在跟一个人说话。

    彭长宜看见娜娜出来了,就解开车锁,示意娜娜上车。

    娜娜一缩头,就赶紧上了车。

    此时,跟彭长宜说话的这位是广电局的局长。

    彭长宜刚把车停下,就看见市广电局局长,穿着居家衣服,手里拎着一块豆腐走了过来。彭长宜本不想跟他打招呼,但是看到他一直在朝自己走来,而且已经在向自己打招呼,就下了车,跟他握手,说道:“老刘,还干这活儿呀?”

    刘局长说:“早上也出来溜达溜达。彭书记,您也买菜吗?”

    彭长宜说:“不是 ,我来接孩子来了。”

    刘局长寒暄了几句,问了一下彭长宜的学习情况,然后,他嗫嚅着说道:“彭书记,有件事我一直想跟您检讨,但就是不知道怎么说,今天看见您了,我也顺便把这事说一下。”

    彭长宜见这个刘局长说话有些吞吞吐吐,就说道:“老刘,有什么你就说。”

    广电局长说:“是这样,上次廖书记来锦安沿着高速路视察,咱们台里早就派出了最得力的文字和摄像记者,但是,这条新闻录回后,却没有播。”

    彭长宜皱了一下眉,他没有完全听明白他话的意思,这时,女儿跑了出来。

    等女儿上了车后,彭长宜说:“刘局,你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我没有听明白。”

    这个刘局说道:“本来,业务这块是副局长李立分管,我平时不大过问,后来晚上看新闻,才发现亢州新闻没有播这条消息,我当时以为是来不及制作,当时就没有问是怎么回事。结果这一晚上,接到了好几个电话,先是邓主任,随后是钱主席,都给我打了电话,询问为什么没有播这条新闻。我这才给李立打了电话,结果他关机,我又给新闻部主任打电话,新闻部主任告诉我,新闻已经制作好了,但是李局长审节目的时候让撤下来了。第二天一上班,我就找到李立,问他为什么擅自做主撤下这么重要的新闻,他阴阳怪气地说道,省委廖书记视察就是重要新闻吗?只是他的例行检查工作而已。我当时就火了,我说省委廖书记检查工作不是新闻,那么大乡开个会就是新闻了吗?当前有哪项工作比创建生态文明村的工作更重要,哪个领导比省委廖书记重要?最后,他跟我说,这不是他的意思,是领导的意思,我说人大主任和政协主席昨天晚上都给我打电话了,我必须要答复他们,到底是哪个领导不让播这条消息的?他死活不跟我说,只说是上级领导,还说如果要不想得罪领导的话,就不要追究这个问题了。”

    这个刘局长也到了退休年龄,原来是下面一个镇的党委书记,在任上多年,到了该往市里挪的时候,被后来的市委书记韩冰从乡下调了上来,在广电局任局长,本来对新闻业务一窍不懂的他,到了这个业务性极强的单位后,就容易被主管业务的副局长架空,所以才有了李立跟他连招呼都不打就撤下省委廖书记视察这条重要新闻。

    显然,李立是奉了朱国庆的指令,原因就是在记者的镜头里,那天给省委廖书记介绍情况的不是他朱国庆,而是彭长宜。他肯定是恼羞成怒,才下令撤下一条这样重要的新闻。

    奇怪,这件事过去那么久了,市里居然没有人跟他说起过,连舒晴都没告诉他,看来,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没人愿意给他添堵罢了。

    彭长宜听完,表情上流露出不屑,他太了解这些官员的心理了,如果刘局长以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为由,完全可以在第二天恢复这条新闻,而不是默许了李立的做法,他是既不想得罪自己,又不想得罪朱国庆。

    想到这里,彭长宜故意无所谓地说道:“哦,是这事啊,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你的错,用得着你检讨吗?”

    刘局长说:“我当时也没有坚持真理,任由这条新闻被撤下了,后来,我一直在为这事在内心里检讨。”

    彭长宜淡然一笑,说:“过去那么长时间了,别往心里去了,老刘,我得赶紧走,孩子还有任务呢。”

    刘局长就闪到一边,给他拦着一边过往的人群,看着书记开车走了。

    尽管这件事不大,但足以说明,朱国庆现在到了有恃无恐的状态了,好像他这一学习,天下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了?

    想到这里,他就是一阵冷笑,心想,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这次在人事问题上得逞。

    他这样想着,就掏出了手机,给吕华打了电话,让吕华和卢辉到单位,有要事商议。

    本来朱国庆想跟他单独商议的事情,彭长宜把它公开了。

    到了住处,彭长宜陪着女儿来到楼上房间,他一边换正装一边跟女儿说:“你在家安心写作业,爸爸还有点工作上的事情需要去处理,处理完后爸爸就回来。”

    娜娜感觉到爸爸有事,一路上爸爸都紧皱眉头不说话,所以她也没敢跟爸爸说话。

    彭长宜穿戴整齐后,就给女儿锁上房门,走了出来,他快步下楼,坐进了车里,向市委驶去。

    到了市委大楼下,卢辉和吕华前后脚赶到。

    吕华说:“彭书记,还是去市委小接待室吧。”

    彭长宜点点头。

    卢辉和吕华已经意识到彭长宜叫他们来是什么意思了,因为昨天朱国庆给彭长宜打电话的时候,他们就在场。

    宋知厚早就等在办公室,听到脚步声后,他迎了出来,可能是吕华提前告诉了他。

    吕华说:“小接待室打开空调了吗?”

    宋知厚说:“打开了。”

    彭长宜想了想,还是回到自己办公室,找出平时自己使用的工作日记本,他看了一下办公室,一尘不染,整洁如初,就说道:“小后,不错,收拾得依然这么干净。”

    宋知厚笑了,说道:“呵呵,每天上班第一件事还是给您打扫办公室,习惯了。”他说着,就给彭长宜泡了一杯茶,说道:“听吕秘书长说您要开会,用我记录吗?”

    彭长宜说:“不用,让老吕做记录吧,你一会给领导倒倒水。去把朱市长叫到接待室。”

    “好嘞。”宋知厚痛痛快快地答应着,就走了出去,看得出,小伙子很高兴,可能,书记回来了,他的靠山就回来了。

    朱国庆很纳闷怎么宋知厚过来通知自己去市委接待室,他说道:“彭书记来了?”

    宋知厚说:“刚到。”

    朱国庆就拿着本子上去了。

    等朱国庆上了三楼市委会议室,宋知厚替他推开门时,他居然愣住了,卢辉和吕华也在。他站在门口说道:“怎么你们也来了?”

    吕华说:“是彭书记叫我们来的。”

    朱国庆没有想到,本来是想私下跟彭长宜碰碰头,没想到他却是要准备召开书记办公会的架势,脸上就有了不悦之色,他坐了下来,等着彭长宜。

    很快,彭长宜也进来了,他进来后,坐在正中的那个位置,说道:“今天我临时召集了这么一个小型的会议,也不能算是书记办公会,因为栋梁书记不在,就叫一个私下碰头会吧。昨天国庆市长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在人事问题上,他有些新的考虑和想法,刚才去找到了我,我就临时动意,把你们俩找来了,老吕负责记录,等明天栋梁书记来了,把记录让他看看。”

    吕华点点头。

    彭长宜刚要说什么,卢辉装作不解地说道:“今天要研究人事问题吗?”

    彭长宜点点头。

    卢辉说:“你头走的时候,常委会上不是决定了吗?人事工作暂时冻结,再说了这不晌不夜的,时间刚过去了半年,又要调整人事吗?”

    卢辉看着朱国庆。

    朱国庆说:“什么事情也不是绝对的,遇到问题还是要积极调整的吗,组织工作也没有哪条规定就得在什么时间调整人事问题吗?”

    卢辉笑了,说道:“我只是表示了一下吃惊,好,我不说了。”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国庆市长说得有道理,毕竟我离开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了,这段工作是国庆市长主持全面工作,他肯定发现了一些问题,临时调整一下倒也不是不可以。”

    朱国庆说道:“就是。”

    彭长宜说道:“那下面就请国庆市长讲讲自己的意见。”

    朱国庆打开了日记本,说道:“在我主持的这几个月的工作当中,我的确发现了有诸多人事问题。以前这块工作没怎么用过心思,一直都是彭书记主抓,等我设身处地临时接手全面工作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些部门的领导,不太适应目前的领导岗位。本来想跟长宜书记私下交流这件事,但既然长宜主持召开这样一个书记碰头会,我认为很有必要,也体现了长宜书记尽管脱产学习去了,但是对工作上的事,还是很重视的,也是对我的支持,我个人表示感谢。

    于是,他就将几个部门需要调整的干部说了一遍,彭长宜注意到,他想调整的这些部门,目前都跟眼下他正在进行的工贸园区建设项目有关,比如涉及到了土地局、建设局、规划局等等,所涉及到的这些部门的主要领导,都是彭长宜回到亢州后调整的,好在朱国庆没有将矛头对准这些科局的一把手,只是提拔一些人进领导班子,也有本来是领导班子成员的,拟提拔为副局长等,无疑,是在往这些单位里掺沙子。只有一个部门涉及到了单位一把手,这个部门就是市广电局。

    朱国庆认为现有的广电局长,他本来就是从大乡里上来的,根本不懂新闻业务,致使在工作中出现多次失误,工作上没有创新精神,外行领导内行,严重不适应现有的领导岗位,加之年纪大了,所以提出让他提前离开广电局领导岗位,去政协过渡两年后退休,局长由广电局主管业务的副局长李立担任。

    等朱国庆说完后,彭长宜合上了笔记本,他笑着说道:“卢书记,谈谈你的意见。”

    卢辉想了半天才说:“我刚才就说了,全年时间刚过半,调整人事这件事我的确没有想过,的确是有一种晌不晌、夜不夜的感觉,冷不丁就让我拿意见,我一时半会还真没考虑成熟。”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绝对权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