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史小说 > 绝对权力 > 第四卷精工仕途乘青云_第65章下乡调研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绝对权力最新章节。

    这一刻小庞终于明白,尽管从彭长宜来的那天起,他除去在救援现场表现的积极以外,似乎对事故的真相以及事故的原因并不热衷,甚至都很少打听,除去问过自己对徐县长的评价后,再也没有问过其它的事,更是没有这么直接地问过矿山的事。

    他在县长面前毫不隐瞒地表达过自己的鲜明立场,但仍然没有获得县长的明确态度,他甚至对彭长宜有些琢磨不透,甚至感觉他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勇敢,那么果断,那么敢作敢当,完全是一幅唯马首是瞻、对邬友福毕恭毕敬的态度。

    他对彭长宜有些失望,脑袋里甚至想到要调换工作,不这么近距离地接触核心权力了,毕竟,每个男人都有自己的梦想,这个梦想有时是为了升官,有时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他一度把宝押在彭长宜的身上,希望他能像个县长的样子,希望他比徐德强更有斗志,但是,通过几次言语不多的交流,他发现彭长宜可能会比徐德强更成熟,更圆滑,更懂政治,所以,他一直在等机会,等待着彭长宜主动问自己一些问题,而不是自己主动跟他汇报一些问题。

    想到这里,他说道: “三源的矿,包括铁矿、煤矿、铜矿等,是最近几年才被探明的,其实,煤矿不是太多,多的是铁矿,这些铁矿和煤矿,生产手段落后,安全事故经常发生,几乎都在国家关停的范围之内,徐县长的前任就是治理矿山不当被调走了,徐县长上任后,吸取前任的教训,曾经强硬地一口气关掉了五十多家小铁矿小煤矿,惹恼了许多人,他的家属被恐吓过,他的汽车被砸过,他在下班的路上也遇到过黑棍的袭击,但是他矢志不渝,几乎全部时间都耗在了这件事上,这次出事的煤矿就是被关停的煤矿,矿主是葛建国,是土地局长葛兆国的亲弟弟……”

    “哦?”这个情况引起了彭长宜的警觉,他说:“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

    小庞说:“您可能没有听说过葛建国这个名字,但是葛二黑您肯定在救援现场听到过,三源城的人,都习惯叫他二黑子,他自己也这样称呼自己,就连到医院看病填的都是二黑。”

    葛二黑和二黑子,这两个称呼彭长宜都听说过,但是回到政府上班后就没听到有人再提起,也许是葛建国的特殊身份,没人愿意提吧,也加上他从来都没有主动去打听这些,自然也就不会有人主动跟他提这事,他当然就不知道这一情况了。

    “上边有明文规定,党政部门的领导,直系亲属是不能经商的?”彭长宜说了一句废话,这的确是一句废话,别说三源,就是亢州,直系亲属经商的也不在少数,部长的儿子王圆不就经商吗?他隐约觉得,三源的政治生态环境,远比亢州诡异复杂。

    果然,小庞说道:“从来都是规定是一回事,下边执行是另一回事,所以,上边有许多规定都形同虚设,这种情况哪儿都有。何况,具体到三源,情况就更不一样了。您以后就会知道,三源就是一个独立社会,这里有一个独立的家长……”小庞还想说这里有一个独立的政党,但是话到嘴边就咽回去了,他想起了彭长宜对自己的嘱咐,就没敢往下说。

    尽管如此,彭长宜还是说道:“小庞,记住我上次跟你说的话,不可乱发表评论,说话要有根据,有根据的话都是不能随便说,以后这一点尤其注意,可能徐县长以前对你这方面要求的不高,今天我有必要再次强调一下。当然,你给我介绍情况时,要全面,最好也要客观真实,因为你现在是我唯一的耳朵,你传递给我的信息,我会全部照单接收的,甚至是不需要经过大脑考虑就会接受的,因为你是我的人,我如果不相信你还相信谁。所以,有些事要学会动脑子,既不要人云亦云,也不要偏听偏信,这是一个秘书最起码的职业素养。”

    小庞知道,这是彭县长第二次这样说了,他说的对,徐县长从来都没有特意这样要求过自己,甚至他比自己的牢骚还多、看法还多,看来,自己现在要认真地开始学习做秘书了。

    彭长宜见小庞不说话了,就继续问道:“这个二黑子的矿,原来不是国有的吗?”

    小庞出了一口气,说道:“是啊,徐县长把原来一些小煤矿和小铁矿关闭了,经过整合,有实力的矿主可以兼并收购这些小矿,然后改造升级,二黑的矿就是在这样形势下改制的,变成了股份制,但是最大的股东却是他本人。改制后的企业跟以前没什么两样,只是矿主换了二黑而已,对此,徐县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煤矿和铁矿的产值占全县有多大比重?”

    “没有多大,就是开始红火了几年,这几年整顿的也比较厉害,小煤矿、小铁矿包括一些小铜矿,生产手段落后,对安全设施投入不高,只要出条人命,矿主就会有损失,出几条人命就会倾家荡产,所以,许多矿主雇佣的是外地民工,有的死了就悄悄掩埋了,甚至家里都不知道,他们的流动性太强,今天在这个矿,兴许明天就去那个矿上去干活了,管理特别混乱,死个把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有良知的矿主会通知家里,陪一笔钱,没有良知的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偷偷处理了。要说这些矿主,真正挣钱的也就是那么几家。再有,单说煤,咱们这个地方的煤质量并不好,也卖不上价,所以那些有实力的矿主就偷采,越界偷采。徐县长就曾经说过,如果仅凭煤矿和铁矿,是不能让三源甩掉贫困落后帽子的。”

    彭长宜点点头,说得:“小庞,以后涉及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换个口径,我们不说甩掉贫困落后的帽子,我们只说改变贫困落后的局面。”

    “好的,我记住了。”

    “你接着说吧。”

    小庞整理了一下思路,接着说道:“依附煤炭和铁矿石等矿产品销售为生的还有就是运输业,在三源,大大小小的运输公司就达十多家,其中,尤以二黑的运输公司的规模最大。二黑准备成立集团型的企业,他不但涉及煤炭、运输,还涉及到了铁粉加工、酒店餐饮、建筑等多个行业,但是因为矿难,再加上他现在保外就医,估计成立集团的事就会往后推迟了。”

    彭长宜问道:“那么现在谁在给他管理企业?”

    “运输这块是夜玫负责。”

    “谁?”

    “夜玫,是个人名。”

    彭长宜在心里好笑,说道:“怎么他们的名字都跟煤有关系?”

    小庞也笑了,说道:“是啊,也许该着他们发煤的财吧。夜玫是个女人的名字,她姓夜,叫玫,就是玫瑰的玫,但是不发夜的音,发hei(黑)的音。”

    “呵呵,是这样啊?”彭长宜想到夜玫瑰,不禁笑出声来。

    前面的老顾也笑了,说道:“这个姓很怪。”

    小庞说:“您算说对了,三源有三个姓氏也怪人也怪的女人,一个是夜玫,一个前面车里的报社记者,就是那天在徐县长追悼会上您看到的那个穿黑衣服的女人,她姓羿,名楠,叫羿楠。”

    “是不是容易的易,困难的难?”彭长宜问道。

    “不对,如果是您说的这个易,就不怪了,有许多姓这个易的,她这个羿,是后羿的羿,金丝楠木的楠,叫羿楠。”

    “后羿的羿?”彭长宜在手心里比划着这个字,说道:“这个姓我是第一次听见,夜姓也是第一次听见,的确很怪,两个了,那个怪姓是什么?”

    小庞见彭长宜对这个很感兴趣,就有些兴奋地说道:“那个姓更怪,更有意思,姓黑,名云,黑云,是云彩的云。”

    “哈哈。”彭长宜不禁笑出声,说道:“除去羿楠,今天我听到的这四个人,有三个和黑和煤有关系。”

    小庞也笑了,说道:“更可乐的我还没给您解释呐,黑云的黑,不是发hei(黑)的音,而是发he(贺)的音。姓黑的不发hei的音,发贺的音,姓夜的不发ye的音,却发hei的音,这是三源有名的一大怪。”

    彭长宜自言自语道:“姓黑的不发‘黑’的音,发‘贺’的音,姓夜的不发‘夜’的音,却发‘黑’的音,哈哈,有趣,的确有趣。”

    小庞见彭县长高兴,就继续说道:“三源有三大怪,这是其中一怪,还有两怪,您想听吗?”

    “呵呵,想听。”

    “但是会涉及到领导人,这都是坊间编排的野趣,要不,您就当笑话听吧。”小庞小心地说道,他发现新县长对严肃话题有抵触,对民间话题倒是很感兴趣。

    “哈哈,好。”彭长宜感兴趣的不是坊间传闻,而是这些坊间传闻背后的信息,这些信息的客观真实性,往往比小庞带着自己情绪说出来的更有价值。

    尽管小庞嘴上这样说,但是他决定不当笑话说给县长听,就说道:“这三大怪是:仨女人的姓,邬书记的酒,葛局长的年龄没准数。”

    “哦,怎么讲?”彭长宜问道。

    “三个女人的姓不用说了,我刚才给您解释了,单说邬书记的酒,邬书记喝的酒一直都是个迷,没人能知道里面都有什么成分,据他说是自己泡制的保健酒。他每天起来后都会喝一大杯这种酒,有人说是返老还童酒,有人说是增加性欲酒,但是没人尝过,他连着喝了有好几年了,反正人不显老不说,还越活越水灵,据传闻,他可以同时对付两三个女人而不倒,您别生气,这只是传言。”小庞赶紧追加解释。

    彭长宜笑了,说道:“没事,你尽管说,这些都无伤大雅。”

    小庞见县长不怪,又接着说道:“有人说这种酒是黑云给他的秘方,可是有人又说了,黑云今年三十岁不到,而且她来三源县医院工作满打满算也就是三四年的时间,可是邬书记喝这种酒的年头比黑云参加工作的年头还长,所以,我认为这个说法应该不成立。”小庞很客观地说道。

    “黑云是干什么的?”

    “县医院泌尿科的大夫,现在是泌尿科主任。”

    “她跟咱们邬书记关系很好吗?”

    “这个我可以肯定地说,是真好。她来三源县医院工作,三四年的时间就当上了主任,那么多有资历的大夫都没当上,她凭什么?您要知道,医院有时跟咱们地方不一样,论资排辈的风气很严重,据说,马上要竞选副院长,他们的关系,在三源是公开的秘密。”

    彭长宜点点头,又说道:“黑云没有成家吗?”

    “没有,她没人可嫁,也没人敢娶。”小庞说道。

    “呵呵,是这样啊,对了,还有一怪呢?”彭长宜对这些笑话中传递出的信息很感兴趣,就接着问道。

    “还有一怪就是葛局长的年龄没准数。其实,在三源干部中,有几个领导的岁数都不准了,首先就是邬书记本人的岁数不准,其次就是葛兆国的,我不知道您见过他没有,如果您见过他,就会以为他五十多岁了,其实,他的档案年龄刚刚四十五岁,他的外孙子都满地跑了,如果说邬书记是十六岁生的儿子的话,那么葛局长十四岁就生了他的女儿了。”

    “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彭长宜想起部长说邬友福年龄时的话,不禁大笑了起来。

    小庞也笑,说:“您就当笑话听吧。”

    “嗯,没事。”彭长宜琢磨了琢磨,又笑了,说:“的确很有趣。”

    “我不这么认为。”小庞坚定地说道:“他们之所以把岁数改小,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怕自己到站下台,为什么怕下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官得实惠,他们的亲属得实惠,他们自己得实惠,他们的利益集团得实惠。就拿这次事故来说吧,如果葛兆国下台了,就没人给二黑跑这事了,矿难出来后,他就没人影了,有人就说他去省里,去北京跑关系抹和事去了。”

    这是个严肃的话题,彭长宜不想探讨,也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而是说:“除去黑云,其他两个怪姓女人还有故事吗?”

    小庞见县长对他的话不太感兴趣,也自知又“犯忌”了,本来吗,一个刚来十多天的县长,他知道这些棘手的事又顶什么用,他能怎么办?徐县长跟他们斗了一年,不是也没有把他们的黑尾巴砍掉吗?还能要求他怎么样?想到这里,他也就心平气和了,就说道:“当然了,如果光凭姓氏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就因为她们本身的故事,再加上她们的姓氏,所以才被瞩目,三个女人三朵花,又都是青春年纪,跟领导又都有这样那样的关系,被人们私下谈论也是正常的。”

    “那个夜玫不是二黑的人吗?她跟领导也有关系?”这话说出后,彭长宜就有些后悔自己问的太直接了。

    小庞没有在意,他说道:“如果您认为夜玫跟二黑有关系的话就大错特错了,她跟二黑的关系只是生意的关系,她跟有关系的男人是葛兆国。”

    彭长宜突然想到在沈芳记录的人名中,有个人叫“梅子”,他立刻问道:“夜玫还有什么名字?”

    “没有,就叫夜玫,有时人们也管她叫‘玫子’……”

    彭长宜听了心里就是一“咯噔”,尽管他还没有对送礼的人展开调查,但是他早意识到这些人会和眼前的利益有关,甚至直接和矿、和矿难有关,难怪葛兆国见自己一副趾高气扬的架势,说不定他在心里怎么看不起自己呢?也许他认为给县长送了礼,就不需要对县长进行尊敬了,或者就像给狗的前面放一块骨头那样,想让狗怎么做,只需动动骨头的位置就行,哼,想得美,即便自己当狗,也得当像一一那样的军犬,对眼前的食物是要经过一番甄别的,对陌生人给的食物,不但拒食,索性视而不见。想到这里,彭长宜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小庞还想说什么,老顾的车速慢了下来,就见前面的车已经停下,齐祥一边搓着手一边小跑着过来了。彭长宜降下车窗,齐祥嘴里呼着热气说道:“县长,前面就到龙泉乡了,乡党委书记带着乡领导们都在三岔路口等着呢?”

    彭长宜一皱眉,说道:“你安排吧,出来的时候我就说了,你是总指挥,总导演,你怎么导我就怎么演,你现导,我就现演(眼)。”彭长宜也释然了,既然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认识基层,那就随其自然吧。

    “哈哈。”齐祥大笑,说道:“您真逗。那咱们拐过这个弯就是了。”

    “好。”彭长宜冲他点点头,就升上了车窗。

    果然,拐过一道弯后,老远就看见有三辆2020越野车停在一个岔路口处,十来个人站在路口,冻得瑟瑟发抖。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绝对权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