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史小说 > 绝对权力 > 第三卷 放疆仕途展雄才_第55章新书记下乡突查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绝对权力最新章节。

    彭长宜带着胡力就来到开发区路边的一个饭店,门面装修的很朴素,里边干干净净的,一色的长条桌,短板凳。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一个透明的面食操作间,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师傅,正手托着面团,在往大锅里削着面条,根根面条,跳着舞落入滚开的水中,非常火爆。

    彭长宜跟服务员要了一个雅间,坐下之后,他看了胡力一眼,忽然心生一坏,就说道:“您老喝什么酒??

    “就是一碗刀削面的事,喝什么酒。”*故意矜持的说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不喝酒咱们干嘛来了?”

    “嗨,你开始可是说吃刀削面,没有说喝酒啊?”*反驳道。

    “我带你出来,哪回都没说请你喝酒,你怎么哪回都喝了?”彭长宜不客气的说道。

    “那是你想喝。”

    彭长宜知道*喜欢喝一点,但是喝不多,就说道:“嗯,我今天还想喝,如果不喝酒的话,刀削面也别说了,咱们回去吃泡面。”

    “干嘛,威胁我?”*冲他瞪眼。

    “不是威胁,是我想喝酒,您老今天就舍命陪小人行吗?”

    *笑了,说道:“这还差不多。”

    “那就请您老表个态,咱们喝什么酒?”

    “分明是你想喝酒,干嘛让我表态?”*说道。

    “您不表态,这酒怎么要,我可是喝什么酒都行,色干啤全无敌,你行吗?”

    *一想他说的有道理,万一他冒坏,要了自己最讨厌和的啤酒红酒什么的呢,就说:“非让表态干嘛,如果真表态你能满足吗?”*在激他。

    彭长宜笑了,说道:“随便你说,饭店没有我去给你买。”

    *说:“我只想喝不动地方的酒,出去买我就不喝了。”*故意说道。

    “行,不动地方的,你说。”

    *转着小眼睛,想了想说:“算了,还是你安排吧,万一我点的这饭店没有你多丢人呀?”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老就别羞羞答答的了,说,是喝茅台还是二锅头?”

    “就这两种选择吗?”胡力问道。

    “这里还有山西陈醋、面汤和凉水。”

    *认真的想了想,说:“后三种你喝吧,我喝前两种的第一种,如果没有二锅头,茅台也将就吧。”

    彭长宜忍住没笑,跟服务员说:“来一瓶茅台。”

    服务员说道:“对不起,没有。”

    *笑了,说:“我只喝不动地方的,出去买的话不喝。”

    彭长宜说:“不动地方的喝几瓶?”

    “咱俩一瓶,你多喝点,我少喝点。”

    彭长宜说:“那好,你等着。”说着,拿起车钥匙就走了出去,不一会,就回来了,手里果真拿着一瓶标有“特供茅台”字样的酒。

    *说:“我不喝特供的,凡是标有特供字样的,都是假的,你小子按什么心,敢陷害老革命?”

    彭长宜一听,就把酒拿走了,一会又上来了,说道:“这个行吗?”

    胡力一看,笑了,说道:“你小子太不地道了,有真茅台不给喝,拿假的糊弄我,幸亏我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彭长宜说:“告诉你,这也不是真的,这是我让人灌的敌敌畏,特地对付你这种讲排场穷摆谱的人的,要不咱们要二锅头?”

    *一把夺过酒瓶,看了看说道:“告诉你,我给茅台酒厂当了好几年的小工,茅台酒的味道我离二里地都能闻到,真的假的骗不了我。”说着,熟练的打开,闻了闻,跟服务员说道:“姑娘,去给这位先生盛一碗面汤,我喝酒,他喝面汤。”

    年轻的服务员被这一老一小的幽默逗笑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本身狐狸就不好对付,要是成了精,就更不好对付了。一瓶够吗?”

    *断定他不会再有第二瓶,就故意说:“够不够就是它了,凑合着吧,欠点就欠点。”

    彭长宜嘴一撇:“哼”了一声,就从怀里又变出一瓶酒,放桌上,说道:“跟姓彭的喝酒,什么时候欠着过,不多不归。跟你说吧,这两瓶酒在车里放了好长时间了,一直没舍得喝,知道您老口高,特地给你留的,这样,今天咱俩一人一瓶。”

    *一看,急了,说道:“干嘛,欺负老年人有罪!喝不了我拿回去。”说着,就把他刚放下的那瓶收了起来。

    彭长宜笑了,拿过两只大杯,一人倒了一杯,闻闻,喝了一小口,说道:“真香。”

    *点了四道小菜,彭长宜说:“再点两个,六个好听。”

    *说:“这你就不懂了,山西饭店主要就是以面食为主,他们的菜反而不如面好吃,原因就是他们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对面食的研究上了。”

    彭长宜笑了。

    *,说:“看这食谱,还真是不错,光面食就能做好几十种。”

    彭长宜说道:“有一道莜面也很好吃,不过你肠胃不好,最好别吃莜面。”

    菜上来后,彭长宜拿过来两只小酒杯,说道:“咱们用小杯量,慢慢喝。”

    连着三杯酒下肚后,*不干了,说道:“你小子今天好像没按好心吧,我多大岁数你多大岁数了?有这么喝的吗?你惹不起你那个司机,就来欺负我吗?”

    彭长宜眼皮一耷拉,说:“喝吧,喝一顿少一顿了。”

    *睁着两只小眼睛说道:“你小子咒我?”

    彭长宜笑了,说道:“想哪儿去了,我有那么恶毒吗?不就是让你喝几杯酒吗?”

    “那你什么意思?”

    “唉,我只是觉得你在这里呆不长了,最近这种感觉更强烈了。”说着,慢慢把酒杯放在桌上。

    *放下筷子,说道:“难怪你最近三天两头的找我喝酒,原来是这么想的呀?”

    “不对吗?”彭长宜看了他一眼,自己喝干了一小杯。

    *说:“其实,你的心思我知道。不瞒你说,我可能最近真的会走。今天你就是不提,我也准备告诉你,前提是,严守军事秘密。”

    “唉,不相信我可以不说。喝酒,吃菜,一会吃面。”彭长宜故意不捡他的话茬。

    *笑了,说道:“少来这套,你小子难道不想知道?”

    “有关你的故事我都想知道。”彭长宜说。

    “呵呵,一顿饭的功夫说不完啊,等咱们吃完回去我在跟你说,其实我也想告诉你我的故事。”*神秘的说。

    “嗯,告诉我应该说的,军事秘密你留着。”彭长宜没忘了他曾经说过的“军事秘密。”

    “那你先告诉我,你怎么就觉着我呆不长要走了。”

    “只是感觉,你喜欢写书法的那个人走了,是不是亢州也就留不下你了?没有根据,完全是一种主观臆想。”彭长宜说。

    “呵呵,就知道你是这样想的,没错,你臆想的很对,我的确是要跟他走。他基本安顿好了,过几天我就走,朱国庆正好要去看他,让我跟着他先过去看看,然后在回来,等他彻底安排好一切后,我在过去。”

    “唉——果然是这样啊。”彭长宜叹口气,端起酒,自己又喝了一小杯。然后认真地说:“要我说啊,先别跟朱市长去呢,索性安顿好后再去,这样少倒腾一趟,你又有水土不服的毛病,来回倒腾不好。”彭长宜不再跟他斗嘴了。

    *也喝了一杯,说:“是他安排的,我去一趟也没事。”

    彭长宜端起酒杯,说道:“一想你真要走,我这心里还真不好受,以后,五香花生米……我是吃不上了。”

    *见彭长宜眼圈有些红,就说道:“唉,我不能留在这里,一是他不放心,二是说不准哪一天你也走了,我就真成孤儿了。”

    “那我走也带你走。”彭长宜坚定的说。

    “呵呵,有你这话我就心领了,既然是这样,那我还是跟他走不跟你走。”胡力说着,跟他碰了一下,干了。

    “嗯,我懂。”彭长宜也干了。

    *说道:“我有许多过命的战友,但是我只跟着他,知道为什么吗?”

    “重义气?”

    *说:“我的战友都重义气,连命都可以过,义气算什么。”

    “他官大?”

    “哪个官都不小。”

    彭长宜回答不上来了,就摇摇头。

    胡力看着他,神秘的笑了。

    *不说,彭长宜就不好再问

    笔趣阁 www.bjgjwy.net最快更新绝对权力最新章节。